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hgngn.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26章 末世黑蓮花(1)

    喪尸皇的晶核注入體內, 林肅本來淡下去的意識被拉了回來,從地上坐起的時候,手臂上被撕咬的血肉模糊正在快速的修復著。(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喪尸不需要進食, 但是他們樂意將一切都有生命的個體變成無生命癥狀的存在, 低等級的喪尸撕咬完全就是本能。

    至于高等級的,就像是人類與吸血鬼的例子, 即使曾經屬于同類, 當品種劃分不同,力量不對等的時候, 其中的紛爭和不平衡感會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記憶之中原身名叫□□飛,是一個木系異能者,現在的時間是末世初后期,各地已經混亂成了一鍋粥, 小型基地到處都是,強者為尊,只有大型基地中掌握軍隊的人和擁有異能的強者并肩而立, 勉強維持著末世中人類的生存空間。

    原身作為木系二級異能者,在一眾金火雷冰的異能者中實在不太顯眼,但在這個喪尸普遍還沒有升到二級的情況下, 想要自保還是沒問題的。

    但末世之中資源爭奪,沒有了法律規則的束縛, 人心中被壓制的一面徹底的暴露了出來,原身就是在基地中跟另外一個金系異能者爭奪一枚二級晶核的時候產生了矛盾,他以為只是內部的矛盾, 即使互相看著不順眼, 也不會在小隊出發尋找物資的時候有什么二心, 卻沒有想到在共同面對小型喪尸潮時直接被推進了喪尸堆中成了誘餌, 倒是給害他的人爭取了逃脫的機會。

    金系異能者,名字叫王建峰,作為原身的仇人,這是林肅記住的第一個名字。

    雙目眺望,滿目愴然,周圍的房屋因為長時間失去管理和毫無節制的打斗,早已經破敗成了廢墟。

    人類的文明經歷這一場浩劫,即使能夠撐過去,很多的東西都會倒退幾十年甚至更久。

    末世到此時,各大基地林立,小型基地散落四處,不是他們不想尋找大型基地的庇佑,而是貿然的遷徙中間可能會遇到無數的危險,甚至整個基地的人走到一半就會完全的覆滅。

    原身所在的基地叫做臨陽基地,加上普通人一共也就數百人,這個世界的世界線直到很多年后疫苗出現時才看到了一絲希望,而那個時候很多的小基地早已經在長年的對抗中消失無蹤,除了湮滅在喪尸潮中沒有別的選擇。

    如果不去管,原身的仇人也會死亡,但是讓其毫無悔改的死去實在太便宜這種人了。

    末世最可怕的不是資源的爭奪,而是人性的喪失,這樣的人即使末世結束,也無法再回歸正常的人類生活。

    周圍圍繞的喪尸若有似無的聚攏在林肅的周圍,他們青面獠牙,衣衫破碎,身上到處都是青色的尸斑和干涸的血跡,有大人,有小孩兒,男人女人都有。

    不用靠近,尸臭的味道已經彌漫的到處都是,只有少數喪尸身上的衣服還能夠看到零星干凈的地方,即使他現在吞了喪尸皇的晶核,也不是太想每天都待在這種仿佛墓地一樣的環境中。

    根據曾經去過的末世世界經驗,喪尸皇擁有修復身體的力量,視覺和嗅覺并沒有問題,如果不出意外,五感會重新獲得,只是不再擁有血液和心臟的跳動。

    林肅的手捂上了心口處,那里平靜的像是一塊石頭,血液可以沒有,想要混入人類世界,必須擁有脈搏和心臟跳動的頻率。

    模擬心臟跳動的頻率不難,只需要源源不斷的使用力量就行,林肅估測著人類正常的心跳,一點點的擁有著跳動。

    但或許他捂著心臟的時間太長了些,06問道:【宿主您是對哪個一見鐘情了么?】

    機械音中好像還有點兒擔憂。

    林肅本來起躍的心跳差點兒再次恢復了平靜:【不是說我變成了喪尸,審美就沒有了。】

    不管這些喪尸生前怎么樣,現在青面獠牙的絕對不好看,缺乏理智的喪尸的審美是新鮮的血肉,恢復理智的跟人類的審美別無二致。

    【我以為您會擁有喪尸的審美,很抱歉。】06說道。

    就像它想要知道一個人類長的美不美,只能根據大數據分析,然后對照數據得出結論,可是看其他系統的話,一眼就能夠看出美不美。

    比如那個奢華流線的身體,排列整齊的數據,連里面的小0都可能充斥著可愛的感覺。

    【你是不是想阻止我談戀愛?】任務還沒有公布,林肅對著周圍圍繞的喪尸發出了驅離的信號,在他們讓開了道路之后,朝著臨陽基地的方向走了過去。

    【絕無此事,我們系統是很尊重宿主的人身自由的,絕對不可能干出干擾您談戀愛的事情來,您不能污蔑我。】06義正言辭道。

    如果被投訴了,說不定會被返廠重修,好不容易有點兒用,說不定到時候又會變成一只無用的系統。

    06覺得自己滿身的數據都在拒絕這件事情。

    06的心思林肅還是懂的:【這一次的喪尸晶核是什么系別的?】

    其他事情可以先放在一邊,讓人面獸心的人長長教訓才是目前的重中之中。

    【全系的,一步到位,一共花了宿主五百萬星幣。】06匯報道。

    這樣的價值抵得上一個任務的最高收益了,但就像林肅了解系統一樣,系統也很了解自己的宿主,林肅輕笑了一聲道:【做的好。】

    一次性要最好的可以免去后續所有的麻煩,至于星幣,這次的額外獎勵應該就能夠賺回來。

    臨陽基地是個只有幾百人的小基地,與其說是基地,更應該說是村莊,幾十個低矮的院落組合在一起,四周用磚瓦和石頭樹立起高高的墻,鐵門關上,在喪尸還沒有進化到高級前足以擋住一些進犯的喪尸。

    這個基地中普通人居多,異能者滿打滿算只有十幾個,每折損一個對基地來說都是巨大的損失。

    “我很抱歉,這次遇到了小型的喪尸潮,□□飛太過于深入其中,我們根本來不及救他就讓他喪命了。”瘦削平頭的男人站在那小型的廣場上說道,“但□□飛的死亡并不是毫無意義的,我們這次出去搜尋物資的時候找到了一些蔬菜和瓜果,這樣我們就能夠擁有種子,未來也就有希望了。”

    站在一起的人群臉上本來掛著些許的麻木,他們因為一個異能者的逝去感到驚慌,卻沒有一個人的臉上有難過的情緒,直到聽到了種子,有人的臉上才浮起了些許的希望。

    “又少了一個異能者,下次的喪尸潮我們真的能夠抵抗么?”

    “喪尸已經越來越厲害了,即使我們種下種子,真的能夠等到收成的那一天么?”

    “種子要怎么分配?”有人問道。

    “瓜果蔬菜是食物,種子則是資源。”瘦削的男人道,“在末世沒有白得的東西,想要獲得種子就要用晶核來換。”

    這是末世的法則,異能者需要晶核,而普通人需要生存下去,晶核也就成為了流通的貨幣。

    但那個男人接下來的話卻讓所有的人都炸了鍋:“一枚種子要用一枚一級的晶核,這個要求應該不過分吧?”

    “我們哪里有那么多?”

    “萬一種植失敗,晶核不就跟潑在地里的水一樣了么?”

    “都是這個時候了,誰還會跟你保證種子出出芽率么?你光想著它不發芽,可是真的種出來了,換到的晶核可不止買種子這個數。”那瘦削的男人道。

    眾人都在遲疑,他使了一個眼色,人群中有人站了出來道:“王哥說的是這個理,想要吃飽,必要的晶核還是要出的,我買十顆南瓜種子,等到結了南瓜,里面的種子應該歸我自己了吧。”

    “那當然。”那瘦削男人說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剛開始的投資必然是要舍得的。”

    那人直接付了十枚晶核拿走了種子,其他人聽到了這樣的后續,紛紛有些意動,只是在幾個人買過以后,那瘦削的男人卻是再度提高了價錢:“種子可沒有多少了,先到的肯定有優惠,不抓緊的話說不定后續的價格更高。”

    壟斷銷售之下,所有的種子被兜售一空,人們捧著種子離開,而那瘦削的男人則提著那一袋的晶核美滋滋的掂了掂。

    林肅現在不遠處土丘的樹干上,將那里發生的一幕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眾人他不一定都認得,但那個男人他認的清清楚楚,王建峰。

    【你不現在過去揭穿他么?】06問道。

    末世之中水源和土地都被大面積的污染了,最開始人們能夠靠著儲存的食物過活,但到后來卻不得不尋覓食物再生的方法,但被污染的牲畜并不能食用,想要投喂飼養可食用的牲畜,也需要大量可食用的植物,偏偏在第一批作物種下去后發現被污染的土地根本無法生長出正常的植物出來,即使長出來的也已經變異,水源可以過濾后煮沸,并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但是植物不能生長意味著人類無法擁有未來。

    在末世最初搶奪到高智慧人才的大型基地到底研究出了凈化土地的方式,只是其他大型基地可以購買,小型基地跟外部完全斷絕,根本還不知道這樣的事情。

    種子購買卻沒有辦法種植,也就意味著所有人的積蓄打了水漂。

    【現在說他們不會信我的。】林肅彎腰坐在了樹干上,胸膛內的心臟一下又一下的跳躍,但喪尸已經不需要進食任何的東西。

    一個是捏著種子回來的人,實質的利益擺在面前,一個是傳說中已經死了,沒有任何價值的人,貿然回去還可能被懷疑身份,且沒有任何的證據。

    末世前人們都不會輕易相信他人,更別說末世進行到現在,什么人性涼薄沒有見過,只有當實質的證據擺在面前,才能讓人們認識到欺騙。

    一個基地數百人,晶核最多也就上千,現在卻幾乎全部聚攏在了王建峰一個人的手上,這種竭澤而漁不留退路的方式一次好用,以后就會失去效果,如果不是留好退路,一般人不會做的這么絕。

    從天亮等到了天黑,林肅靠在在樹上看著整片基地陷入一片的漆黑,只有星光的光輝,卻不見一絲的燈火。

    或許末世最初還能用電,但是到現在只怕連蠟燭都要節省的用了。

    沒有了不夜城的傳說,天幕中的星辰仿佛能夠直接壓在人的頭頂之上,星河璀璨,只是這個世界中大概也只有林肅一個人有心情欣賞了。

    到處都很安靜,只有遠處隱約會有喪尸的嘶吼聲,卻因為林肅的命令而沒有一只靠近,那緊閉的鐵門輕輕吱了一聲打開。

    從里面探出的腦袋四周眺望了一下,然后鐵門大開,一輛車子從里面駛了出來,直接朝著遠處的道路呼嘯而去,車上坐著的不是別人,正是基地的幾個異能者,其中就有王建峰。

    普通人在末世不敢隨便出行,可是異能者卻比普通人擁有更高的生存率,接觸的人更多,對于危險的感知也會更多,小基地在末世根本沒有辦法長久的存在下去,如果帶著所有人轉移,食物絕對不夠用,路上的耗費也足以拖垮很多人,但只有異能者出行,他們到達大型基地的概率就很大,沒有誰有保護誰的義務,但是就這么干脆利落的挖空別人的心血,換的自己的茍延殘喘,完全不顧及剩下的人怎么生存的異能者,只會成為這末世中比喪尸更可怕的吸血蟲。

    汽車的聲音在這樣安靜的夜里還是難以忽略的,尤其是那驀然亮起的車燈幾乎喚醒了整個基地的人,人們驚慌失措的從屋子里跑出來,看到的卻是汽車的尾燈和敞開的大門。

    “怎么回事?!”

    “有人跑了么?”

    “唯一一輛完好的車被開走了!!!”

    “油桶全部都空了,怎么會這樣?”

    “看守的人不見了,他們是一伙的,他們早就是一伙的。”

    “倉庫,快去看一下倉庫。”

    基地亮了起來,前所未有的慌亂在蔓延,直到去看倉庫的人跑來道:“空了,里面的東西全部都空了,看守的張全壓根就沒在。”

    “他們這是卷走了所有的東西跑了么?”

    “那我們怎么辦,我們就只能等死了么?”

    嗚咽吵鬧的聲音遠遠傳來,即使有人提議去追那輛車子,但是僅剩的幾個異能者卻都是遲疑了,不是他們貪生怕死,而是人的雙腿根本追不上車子,夜里只靠雙腿出去,能不能追上人還是兩說,最怕的是直接喪命在喪尸的口中,他們現在已經經不起再折損異能者了。

    “不能去啊。”

    “真是沒有人性。”

    “你們應該不會也離開吧?”

    “……”

    哭鬧的聲音傳了很遠,那土丘樹干上的人影不知道什么時候消失不見了。

    車輛在黑暗中駕駛,車上坐著的人看著遠處基地燈光的暗淡,一人拋著手上的晶核道:“基地估計已經亂套了。”

    副駕駛上的人將腳搭在前面道:“那基地也沒有什么前途,待在那里就是等死,與其大家一起死,還不如保留咱們幾個的命呢,也算是他們給咱們做了貢獻了。”

    “說起來還是建峰聰明,直接卷了晶核,咱們就算是到了破軍的基地,也能站穩腳跟了,哥幾個到時候可得齊心協力,說不定還能當個頭什么的。”坐在后座上的男人說道。

    而王建峰嗤了一聲道:“你們也就那點兒出息了,知道破軍基地有多少人么?五萬人,要是能把那個王破軍攆下來,咱們要是有這五萬人,還不是躺著吃香的喝辣的。”

    “哥們有志向。”旁邊的人贊揚道。

    一車人有著前所未有的悠哉,只有車燈照亮道路的前方,可就在人昏昏欲睡的時候,車頂的一聲重擊讓所有的人都清醒了過來。

    “怎么回事?!”

    車子戛然而止,剛剛清醒的人沒有收住勢頭,直接全部撞到了前面,兩個變故同時發生,足以點燃人的火氣:“會不會開車啊?!”

    “前面,前面……”司機卻顧不得他們的情緒,聲音顫抖的看著前面道。

    幾個清醒的人同時看向了外面,即使車燈并不足以照出太遠,他們也能夠看見四面八方挪動的人影。

    “是喪尸潮……”一人喃喃出聲。

    “四面八方都被圍住了,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喪尸潮?”副駕駛的人也顧不得悠哉了,語氣沉重道,“現在怎么辦?”

    “我他媽的哪兒知道!!!”一人怒吼道。

    他們在基地里見過的最大的喪尸潮最多也就上百個,可現在不用粗略的估計,也能夠看出周圍的喪尸絕對上了千。

    車輛根本不可能沖過去,喪尸沒有知覺,可以一直圍在這里,可他們是人,被困上三天基本上都得廢在這里。

    “艸,誰他媽的說喪尸群體都聚集在東部,這邊沒有的!”

    “就他媽的不應該跟你們一塊出來,還沒有吃香的喝辣的先得死在這里。”

    “這他媽的不像是自發聚集的,倒像是被組織起來的。”王建峰喘著粗氣磨牙道。

    “這附近有喪尸形成頭目?”

    他們的討論并沒有持續多久,因為四面八方的喪尸都已經圍了上來,即使車窗封閉嚴實,但到底不是完全不透氣的,一點點活人的氣息就足以讓外面包裹的喪尸發狂一樣的抓咬著車子,青面獠牙貼在車窗上,帶著血肉模糊和粘膩的唾液的模樣讓一車人都是倒吸一口涼皮。

    外面的拍打聲不斷,車里的人皆是心臟懸的很高。

    “怎么辦啊?!”

    “我還不想死,早知道待在基地也不會是現在這副德行了。”

    “媽的,這是故意尋仇的么?!基地那么多人不找,就找上我們了!”有人怒吼了一句,這一句話落,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打了一聲清脆的響指。

    那些車窗外抓咬的喪尸通通停下了動作,連嘶吼的聲音都沒有再發出一聲。

    萬籟俱寂,卻讓車里的人更加心慌,而在此時,喪尸潮自動分開道路,像是為迎接什么人的到來一樣,即使青面獠牙,好像也能夠看出一絲恭敬出來。

    車燈前一個高挑的人影緩緩靠近,車上的幾個人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卻在看清那個人時皆是睜大了眼睛:“□□飛?!”

    【這個名字把宿主的霸氣指數壓下了百分之八十。】06分析道。

    林肅恰好也是這么認為的,但已經裝起來,怎么樣都要裝完的。

    “怎么可能會是他?!”

    “他現在站在喪尸堆里面啊,是喪尸吧……”

    “可他的樣子看起來不像。”

    “破軍的基地里傳過消息,說喪尸會進化,進化以后會擺脫現在這副丑陋的樣子,力量越強越像人。”

    “可他不是剛剛變成喪尸么?”

    幾個人聲音都在顫抖,林肅沒有看向那里,而是對著那些退讓的喪尸群們說道:“別抓太狠,抓壞了車就不能用了。”

    幾個喪尸嘶吼了兩聲,雖然聽不清意思,但是明顯是在認錯,襯著車里幾個瑟瑟發抖的人,林肅莫名的覺得:【好像有點兒可愛。】

    06在那一瞬間覺得好像失去了來自于宿主的寵愛:【我下次一定給您挑選都是人的世界。】

    有用又乖巧的系統才是最可愛的。

    【嗯,你也可愛。】林肅很是了解的夸獎道。

    06覺得自己的機械心有那么點兒想要膨脹,想要怒放,它才是宿主最優秀的合作伙伴。

    【那您沒有看上他們吧?】06覺得有那么些擔憂,畢竟宿主曾經夸可愛的都是抱著睡人家的目的去的。

    林肅反手將剛剛夸完可愛的06丟進了小黑屋。

    林肅轉頭,看著車里的幾個人笑了一下,車燈映照在他的瞳孔上,有一瞬間有一種無機制的光澤感泛過,他沒有動手,只是盯著車里的幾個人道:“你們自己下來還是我動手?”

    “開車,開車……”王建峰藏在座椅的后面對司機說道。

    司機手忙腳亂,卻是下意識發動了車子,直接朝著林肅撞了過去,可車子越過,卻沒有撞到東西的感覺,反而被突然圍上來的喪尸群攔住了去路,而剛剛在他們車前的人已經站在了車邊上,手握住了把手的地方,輕輕用力,竟是直接將一扇車門整個卸了下來。

    活人的味道傳出,喪尸群有一瞬間的躁動不安,林肅丟下車門噓了一聲,這里只剩下了車里人的尖叫和喘著粗氣的聲音。

    “不是我推的你!!”

    “是王建峰,你要找你找他,別找我!”

    “不是我干的,冤有頭,債有主,別殺我!”

    王建峰是金系異能,他自知逃不過,在林肅的手抓過來的時候手里冒出了尖刺,可那尖刺刺向林肅的手心倒是穿過了其中,可卻不見一滴的血液流淌出來。

    林肅縮回了手,手中那孔洞肉眼可見的愈合,等他再伸手時,面對那尖刺,卻是直接徒手折斷,然后將錯愕不及的男人拎了出來。

    “怪物,你是怪物!!”目睹這一切的人顫抖道。

    王建峰拼命掙扎,卻被林肅輕而易舉的折斷一邊的胳膊,痛呼聲響起:“就是我推你的怎么樣?落在你手上算我倒霉,有本事你直接殺了我!”

    反正已經逃不過,他不想體會被折磨死的感覺。

    林肅沒有理會車里的幾個,將人從地上輕而易舉的拎了起來道:“我為什么要直接殺了你?我當初被喪尸撕咬的時候可是相當的疼,掙扎了好久都沒有死,而且你聽,我的那些手下們在說他們好餓,好想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喪尸群嘶吼回應,像是在響應著林肅的話一樣。

    林肅話音落,將手中的人拋進了喪尸堆里,人剛剛落下,就被無數的喪尸包圍,撕咬的聲音響起,痛呼聲幾乎要穿透夜色,無數的血液飛濺,甚至還有一條大腿散落了出來,但不過片刻就被喪尸群撿回去消滅了個干凈。

    結局慘烈,說一句粉身碎骨也不為過。

    林肅的目光調轉到了車上的人,只是一眼就讓他們齊齊顫抖,那名之前開車撞他的司機直接身體一抖,一股尿騷味彌漫開來。

    “別殺我,求求你,求求你了,我給你當牛做馬都行,我不是故意要殺你的,是王建峰唆使的,真的是他唆使的。”那司機顫抖著嗓音說道,一米八的男人嚇得眼淚都飆了出來,但他并不引以為恥,因為見過剛才那一幕,沒有人會不害怕。

    “我本來沒有打算動你們的。”林肅輕聲說道。

    因為他只是在替原身報仇罷了,至于他們怎么對臨陽基地的人其實跟他關系不大,一個世界有一個世界的活法,末世中容不得太多的善心,人想要活下去甚至可能會生啖血肉,連小孩兒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悲憫心。

    “我們真的知道錯了,真的……”幾個人聽他話語有緩解的余地連忙說道。

    “求求你放過我們吧,你要什么我們都給你。”幾個人滿懷希冀和忐忑的看著他道。

    “看在我們曾經也是一個基地的份上,你們走吧。”林肅笑了一下道。

    “謝謝你,謝謝你。”幾個人微微松了口氣,甚至帶了些感恩戴德,“謝謝你鵬飛。”

    司機發動了車子,林肅抓住了車子的邊沿道:“我覺得你們好像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們下來自己走著離開,這車我要了。”

    幾個人皆是茫然失措的看著他,目光轉向外面圍著的喪尸群,齊齊咽了口口水,欲哭無淚道:“我們……”

    “不準回基地,他們也不會動你們,半個小時后死活隨意。”林肅面上的笑容消失,“如果不走的話,現在也能送你們一程。”

    他說話并不像是在開玩笑,幾個人紛紛解了安全帶下車,瑟縮著往喪尸堆里看,活人的血肉讓喪尸群有些躁動不安,可林肅只是示意了一下,喪尸群就讓出了一條道路。

    幾個人有些不舍的看了車上的物資一眼,皆是戰戰兢兢的通過喪尸圍成的路,在穿過以后每個人幾乎都要屏氣到窒息的地步,他們相互對視了一眼,皆是大松了一口氣,然后撒丫子的狂奔,連頭都不帶回一下的。

    林肅則是從后車廂取出了修車的工具,將一旁丟下去的車門重新并攏在了原來的位置上,只是他一手扶門就沒有辦法拿工具。

    旁邊青紫的手按住了車門,而另外一只手則給林肅遞過了工具,他們明顯手指僵硬,工具只能捧著,但相當實用。

    林肅笑了一下接過道:“謝謝。”

    06終于被從小黑屋里放了出來:【車門怎么壞了?】

    【剛才裝逼手重了,下次裝逼還得趁著點兒。】林肅說道。

    裝逼一時爽,裝完還得自己修車,被名字掩蓋后剩下的霸氣也漏了個光。

    06就那么默默的記錄下了宿主修車的畫面。

    06以為宿主會直接開車離開,卻沒有想到車子卻是駛向了基地的方向,喪尸群在散開之前帶來了那幾個人的消息,不是出于林肅的命令,那幾個人也被游離的喪尸給感染了,無一生還。

    車子到了基地的時候夜色還是極其的濃重,一向漆黑的基地難得亮著燭火,所有人圍在一起愁云慘淡。

    而那從鐵門處透出來的車燈,讓所有人都燃起了希望。

    “是他們回來了么?”

    “他們果然沒有丟棄我們么?”

    “可算回來了!”

    有人直接哭了出來,鐵門被著急忙慌的打開,車子駛進來的時候被一群人圍住,林肅下車的時候,對上了所有人幾乎迫切的目光,只不過在看到他時,所有的迫切轉為了驚訝。

    “怎么是你?”

    “□□飛你不是死了么?”

    “王建峰他們呢?”

    “你們不會是一伙的吧?”

    “你沒被感染吧……”

    “不是。”林肅覺得自己為原身報了仇,以后就可以為自己而活了,既然要為自己而活,名字什么的還是用自己的比較好,“我當時的確差點兒被喪尸咬了,但是千鈞一發時我直接突破到了三級,所以死里逃生逃出來了。”

    聽說他沒有被感染,人群明顯放下了心:“那你這車子怎么回事?”

    “當時我是被王建峰推進喪尸群的,沒想到回來的時候剛好遇上那家伙想要跑路,就截下了車,他們打不過我就跑了。”林肅說道。

    “這王建峰可真不是個東西。”

    “就是,種子一顆就賣一個晶核,還推咱們基地的人,沒媽的東西,鵬飛你受驚了啊。”

    “那我們的物資呢?你帶回來了沒有啊?”

    這一句問題出來,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向了林肅。

    “嗯,帶回來了。”林肅說道,“你們點一下看對不對。”

    所有人朝著車子擠了過去,林肅被人群擠了出來,看著他們七手八腳的數著物資,默默站在了一旁。

    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臟兮兮的少年,他懷里抱著一個同樣小臉烏漆麻黑的小女孩兒,他們靜靜站立,跟爭搶的人有些格格不入。

    林肅身上也不怎么干凈,為的就是不讓人生疑心,他抱臂問道:“怎么不去數你們的東西?”

    “我們沒有東西可以數。”少年看了他一眼,用干啞的聲音說道。

    小女孩兒瘦弱的厲害,眼睛卻是直勾勾看著車子的方向道:“哥哥,我餓了。”

    “回去吃吧。”少年抱著女孩兒轉身準備離開,但那一瞬間的踉蹌能夠可以看出他的體力應該已經在極限徘徊了。

    林肅走上前去,從那擠擠攘攘的后車廂里拿了一個包裝袋出來,有人皺眉道:“這是我的東西。”

    “你干什么?!”

    “我幫你們把所有的東西拿回來,收點兒報酬不過分吧。”林肅說道。

    剛才擠攘的人有著啞口無聲,只能在林肅轉身離開后嘟囔了兩句:“那你拿別人的啊,拿我的干嘛?”

    林肅沒理他,而是將那袋餅干放進了那個少年的懷里道:“吃這個吧,回去再做應該來不及了。”

    少年顫抖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女孩兒卻已經迫不及待的將那袋餅干抱在了懷里,少年阻止道:“丑丑,不能拿。”

    女孩兒明顯有些難過,少年看向了林肅道:“我沒有什么東西可以給你的。”

    “以后我有用到你的地方,你得幫我。”林肅說道,“回去吧。”

    少年看著那包餅干吞咽了一下口水道:“我會的。”

    他抱著小女孩兒離開,遠遠的還能聽到女孩兒虛弱又雀躍的聲音:“哥哥,我們有吃的了。”

    “嗯……”

    車上的東西還在瓜分,因為這個缺一點兒,那個少一點兒的有些吵鬧不休,林肅沒再管結果,轉身回了自己分到的房間,單人房間,單人床,在這個基地也只有異能者有這樣的待遇了。

    喪尸不需要睡覺,但林肅希望自己能夠擁有人類的作息,免得習慣了以后哪一天就露餡了。

    晨起的時候外面的吵鬧聲還沒有結束,林肅趴在窗口聽了一下聲音。

    “真的還缺一個晶核,不是你拿的還能是誰拿的?”

    “那么多人都全了,就少了我們家的。”

    “能找回來不錯了,差兩個怕什么……”

    【他們還真有精力。】林肅感慨了一句,從衣櫥里找出了一套完整的衣服換上,雖然款式簡單,但勝在干凈。

    洗干凈了臉,林肅出了房門到了基地的開闊平地上道:“大家都聚一下,我有事情要說。”

    他算是給大家追回物資的人,現在據說異能又突破到了三級,信服力還是有的。

    人群零零散散的聚集,林肅看人差不多的時候道:“王建峰為什么跑是有原因的,甚至可以說他們的原因是對的。”

    他這話一出,本來安靜聽著的人都炸了鍋:“跑了還對了?”

    “你們真的不是一伙的么?”

    “你倒是說說怎么個原因?”

    他們質問的時候真的是群情激憤,好像要將那種彷徨和怒氣全部傾瀉在林肅身上一樣。

    06開口道:【宿主不應該回來的。】

    它是機械,也是林肅的合作伙伴,宿主被恩將仇報,伙伴不能夠置之不理。

    【那些東西我也不需要。】林肅并不在意,不管是那些物資還是這些人的話,他只是為了需要幫助的人回來的。

    末世不容許太多的善心,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還是要為末世結束后的時代保留它的種子。

    “聽我說!”林肅沉下了臉道,“我說的是原因,而不是他這個人做的對,如果你們不愿意聽,現在就可以離開。”

    不少人都是欺善怕惡的,林肅的語氣轉變,剛剛質問的人紛紛停了下來。

    場面恢復平靜,林肅開口道:“周圍的物資已經搜刮的差不多,被污染的土地沒辦法種出新的植物,如果繼續待在這里,只能坐以待斃,所以我們必須要往大的基地遷移,你們愿意跟我一起走的么?”

    下面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說愿意。

    “說來說去還不是要走。”

    “誰說土地不能種出植物了,你要走自己走,不能帶走物資。”

    “還走呢,出了基地十里地就得被團滅……”

    他們的聲音很小,但林肅聽的一清二楚,連其他幾個剩下的異能者明顯也沒有那個意向。

    或許他們覺得基地能夠一直持續,或許是被這末世的恐怖嚇得不敢邁出那一步,又或許他們并不信任自己。

    林肅問過了,也就盡到心了:“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

    “我們可以跟你走么?”一個干啞的聲音問道。

    林肅看了過去,夜里不覺得,日光下才發現昨夜的少年瘦弱的可怕:“可以。”

    少年對上他的目光有些瑟縮:“但我們可能會成為累贅。”

    “沒關系。”林肅朝著人群中走了過去,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頭道,“你跟著我就行了,走吧。”

    他走的干脆果斷,那少年抱著女孩兒蹣跚跟上,孑然一身,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只是在林肅路過昨天的車輛時,手里的藤蔓冒了出來,一個用力,一聲巨響,直接將昨晚修好的車門又給掀了下來:“這車門昨天是我修的,你們再修一次吧。”

    06呱唧呱唧鼓掌:【宿主,干得漂亮!】

    這次車門可不用宿主修了。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