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hgngn.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79章 你真是不可理喻

    沫沫沒有搭理馬如萍的喊叫,急匆匆走向車廂另一頭的衛生間。(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關上衛生間的門,沫沫怦怦亂跳的小心臟稍微放松一些。

    辦好事后,沫沫好擔心蠻不講理的馬如萍把她堵在衛生間里不讓她出去。慶幸的是打開衛生間的門,并沒看到馬如萍,她又松了一口氣,急忙低著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沫沫剛坐下,馬如萍就走到她旁邊的過道處,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說道:“墨小沫,你看到我躲什么呀~,我又吃不了你。”

    “我躲你了嗎,我剛才是去衛生間的。”沫沫故意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回應馬如萍一句。此時她已經緊張得心跳如雷了,她好緊張馬如萍說出難聽刺耳的話侮辱她,而她,難聽的話卻說不出口。

    “是嗎?”馬如萍譏諷地斜睨沫沫一眼,道:“我怎么感覺,你看到我像老鼠見了貓似的就溜了呢。”

    此時沫沫旁邊的乘客從馬如萍的話語里已經聽出了火藥味。八卦的視線開始從馬如萍身上移到沫沫身上,又從沫沫身上移到馬如萍身上,就等著看好戲了。

    沫沫已經明顯感覺到馬如萍就是來找茬的,識時務為俊杰,為了避免受到傷害,她沒有接馬如萍的話茬,而是低頭打開一本書,眼睛盯著書本假裝看起來。

    “聽說你都上到碩博連讀了,還那么用功干嘛!”馬如萍發現沫沫不理她,有點惱怒,說著她突然探身伸手一把把沫沫的書從沫沫手里抽走了。

    “你干什么!把我的書還給我!”沫沫忍無可忍站起來,瞪著馬如萍大叫一聲。

    “我干什么,你心里應該很清楚吧。”馬如萍把沫沫的書拿在手里背在身后,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繼續道:“你搶了我的男朋友,你說我干什么呢~”說著,又把沫沫的書拿到面前浪浪地吹了兩口。

    “真是不可理喻!段子墨如果喜歡你,還會和我結婚嗎?!是他心里沒有你,關我什么事!”沫沫氣得臉紅脖子粗,眼淚汪汪對馬如萍叫道。

    “你怎么知道他心里沒有我呢~,你沒有出現之前,我們經常一起出去玩,一起出去吃飯的。是你出現后,每天像狐貍精一樣纏著他,他才不理我的,你說你是不是很不要臉呢!”馬如萍說到最后,眼里盡是嘲諷和恨意。

    此時不僅沫沫旁邊的旅客眼里閃著八卦之光看著她們倆,周圍的旅客也開始扭身探頭伸長脖子看著她們,眼巴巴地等著看一出更加精彩的好戲。

    “請你放尊重點!你說誰不要臉,你說誰狐貍精!”沫沫真的被激怒了,她站起來忍不住和馬如萍大吵起來,“要說不要臉,不要臉的人是你!我和子墨都結婚了,你還裝瘋賣傻纏著他。你說你一個大姑娘,你嫌不嫌丟人!”

    馬如萍聽到沫沫說到她裝瘋賣傻,忽然像有人拿刀剜了她一下,突然激動起來。面色猙獰,一邊罵著“你就是個狐貍精!你就是破鞋!”,一邊拿著沫沫的書向沫沫頭上打過來。

    沫沫嚇得急忙坐到座位上抬手護著頭尖叫著。沫沫旁邊坐著的是位五十歲左右的中年婦女,她本來不想摻攪陌生人的事,可是實在看不下去馬如萍的蠻橫無理,急忙站起來,一把拉住馬如萍的手,說道:“姑娘,說歸說,這怎么還打起來了。別打了!別打了!”此時整個車廂的人幾乎都向她們這邊望著,乘務員聽到動靜也急忙趕了過來。

    “你的座位在哪里?回自己座位上去!”乘務員冷著臉一邊對馬如萍說著,一邊把她向后拉了拉。

    馬如萍不服氣地對乘務員叫囂:“你拉我干什么!她搶了我的男朋友,我不應該和她理論理論嗎!”

    “這兒是公共場合,你想理論,下車再理論,好嗎?”乘務員蹙眉冷漠地說著把馬如萍向后面推了推。旁邊有幾位旅客也勸說馬如萍不要再鬧了。

    馬如萍擔心引起眾怒,只好悻悻地收起火爆脾氣,瞪沫沫一眼,惡狠狠地吼道:“墨小沫,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

    沫沫惱怒地看馬如萍一眼,為了息事寧人,她沒有再接馬如萍恐嚇她的話茬,而是默默坐回座位上,拿出手機,掩飾她慌亂的心情。真是飛來橫禍,怎么會遇到馬如萍這個瘋婆子!

    馬如萍走了,沫沫拿著手機,等心情平靜下來,給子墨發了一條微信:“老公,我下午三點到a城高鐵站,你一定要去接我。我在列車上遇到了馬如萍,她很不講道理。我擔心下車時,她再找我的茬。”

    子墨接到沫沫的微信,立刻回信:“好的,我會準時去接你的。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不要再靠近馬如萍。聽說,前不久她在海南她姑姑那里談了一個男朋友,眼看就要結婚了,結果人家劈腿又不要她了。她受了點刺激,這次腦袋是真有點問題,你少搭理她,注意保護好自己。”

    怪不得馬如萍看著不正常,原來是受刺激了。沫沫看到子墨的回信,心里釋然一些,想想馬如萍現在就是一個病人,不給她一般見識也罷。

    下午三點鐘,列車還未進站,子墨已經在站臺等候了。

    隨著列車慢速進站,子墨透過車窗已經看到了沫沫的位置,他跟隨列車小跑一會兒,列車停穩后,他急忙站在沫沫所在車廂的出口處等著。

    由于馬如萍靠車門比較近,所以她先于沫沫走出列車。走出車廂,她猛然看到子墨在門口站著,立刻做出一副笑魘如花的樣子嬉笑著說:“子墨,親愛的,是來接我的嗎?”

    “你嚴肅點,誰是你親愛的,我是來接我老婆的!”子墨看在多年同學和鄰居的份上回她一句,語氣非常冷淡。

    “切!有老婆就了不起嗎!有老婆就忘了我們多年的情誼嗎!”馬如萍的嬉皮笑臉一下變得陰沉,咄咄逼人責問子墨幾句。

    子墨忽然想到她腦袋有點不正常,瞪她一眼,不再搭理她。正好沫沫從車廂里走出來,子墨急忙伸手去接沫沫手里的包包。

    子墨接了沫沫的包包,然后牽住沫沫的手。沫沫看到馬如萍在旁邊站著,先是怔了一下,還沒容她多想,子墨拉起她的手,也不看馬如萍,目光直視疾步向出站口走去。

    馬如萍看著子墨和沫沫快速離去的背影,臉上露出惱怒之色,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墨小沫,你等著吧,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未完待續)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