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hgngn.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七十七章 心服口服

    蘇晴雪則是滿臉興奮地看著江朔,開口說:“姐夫,你也太厲害了吧!大家都覺得那個高人要輸,只有你覺得他會贏,他竟然還真贏了,你到底是怎么猜出來的?”

    江朔笑了笑,說:“我可不是猜的,局面擺在那里,只不過有的人看不出來罷了。(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柳如倩滿臉氣憤地瞪了江朔一眼,咬牙切齒地說:“你少在這兒故作高深了,小柔輸了都是因為你這張烏鴉嘴!”

    蘇晴雪這下有了底氣,反駁道:“切,都是因為你們太弱罷了,贏不了就找借口。”

    柳如倩氣的胸口一陣起伏,攥著自己的拳頭說:“你們有什么資格說這種話!小柔就算輸了,也跟這個高人下成了這種局面,你們行么?我看你們上去連五分鐘都沒就下來了。”

    蘇晴雪不知道怎么反駁,扭頭看向了江朔。

    江朔笑了笑,說:“既然如此,那我也去跟這個高人下一場吧。”

    說完,他便朝著棋盤那邊走了過去。

    柳如倩見狀,冷哼一聲,說:“就你?我看你就是去浪費人家高人的時間!”

    許思柔在輸了之后,愣了許久,才回過神來,對著老者投去一個敬佩的目光后,從棋盤前站了起來。

    “可還有人要與老夫下棋?”老者開口說了一句。

    “我來吧。”江朔直接在老者面前坐了下來。

    許思柔朝著江朔看了一眼,看到是自己在山腳下碰到的那個人時,露出了一絲驚訝,似乎是沒想到這個人竟然也會來挑戰高人。

    不過此時她已經輸了,沒心思去想別的事,轉身朝著柳如倩那邊走了過去。

    柳如倩見許思柔這么低落,便安慰說:“小柔,你別失望,剛才你那局棋已經很厲害了,都怪那個送外賣的烏鴉嘴,非要說你贏不了,你這才會出現失誤的。”

    許思柔立馬抬起了頭,看向柳如倩,問:“那個人一開始就看出來我贏不了?”

    “對啊,那個該死的家伙上來就這么說,這不是擺明了故意咒你么。”柳如倩氣鼓鼓地說。

    許思柔扭頭朝著已經坐在棋盤前邊的江朔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了一個沉思的表情。

    江朔敢去挑戰高人,說明他對圍棋肯定是有著一些鉆研的。

    而那會兒的局勢,不管誰看了,肯定都知道是自己快要贏了。

    而江朔一來便說自己會輸,一種可能是他確實在咒自己,但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江朔一眼便看出了她存在的問題。

    雖然柳如倩看江朔很不順眼,但是她自己感覺江朔并不是那種會開口詛咒別人輸的人。

    所以江朔很有可能有著極為高深的水平!

    想到這兒,許思柔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興奮,她想看看這個人,能不能贏那位高人。

    柳如倩滿臉不爽地看著江朔,心里邊氣不過,直接喊了一句:“大師,剛才過去的那個人,其實就是個送外賣的,他根本就不懂圍棋,他就是來給你搗亂的,你還是趕緊把他給趕走吧!”

    老者聽到柳如倩的話,只是笑了笑,并沒有說什么。

    圍觀的眾人聽說江朔只是個送外賣的之后,都是笑了起來。

    “想不到現在送外賣的膽子竟然這么大,竟然敢跑來挑戰高人,真是有點不知天高地厚啊。”

    “這小子一看就沒有剛才那個姑娘厲害,真不知道他跑這兒來是湊什么熱鬧。”

    “估計又跟之前那些不入流的家伙一樣,跑這兒丟人來了,”

    ……

    柳如倩見大家都這么說江朔,心里邊立馬解氣了許多。

    江朔并未理會周圍人的看法,簡單地跟老者打了個招呼,之后二人便開始了對局。

    棋局一開始,江朔選擇了與許思柔一樣的下法,氣勢洶洶,鋒芒畢露。

    老者摸清楚江朔的路數之后,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開口說:“年輕人,太激進,只會給自己留下太多破綻,就算前期再兇猛,后期總是會吃虧的。”

    江朔笑了笑,說:“是么,那我就前期兇猛,后期沉穩好了。”

    老者笑著搖了搖頭,心想一個人的風格是固定的,正所謂觀棋如觀心,一個人的性格如何,是早就固定的,想要改變,只有經過時間的磨礪。

    江朔可能會變得沉穩,但是又怎么可能在一盤棋局當中就做出這樣的改變。

    二人見招拆招,你進我退,你攻我守,很快便進行了幾十個回合。

    眾人這才清楚,江朔并沒有他們想的那么簡單,這個家伙不僅會下棋,而且水平還不低。

    柳如倩滿臉不屑,嘀咕道:“就算會下棋又如何,那肯定也沒有小柔厲害,小柔都贏不了,他肯定更不行,是吧小柔?”

    許思柔此時正凝神盯著棋局,根本沒心思搭理柳如倩。

    她驚訝地發現,江朔下棋的風格,竟然跟她是如此的相似。

    而進行到中間的時候,江朔的路數就開始發生起了明顯的改變。

    這些改變,完全就是針對她自己身上那些缺陷所做出來的改良。

    她心中滿是震撼,一開始她以為江朔肯定會跟她輸在同一個問題上。

    但是現在她感覺,江朔比她要沉穩的多,他一開始的激進,似乎是故意表現出來給自己看的,而現在做出來的改變,又像是在對自己進行指導一樣。

    她過去從來都沒想過要做出這樣的改變,現在看到江朔這么做,她頓時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與江朔下棋的老者也是隨著棋局的進行,逐漸皺起了眉頭,他本以為江朔也就是第二個許思柔。

    但是現在看來,這個小子有些深藏不露,整盤棋局的所有走向,似乎都在他的計算之中。

    老者的眉頭越皺越深,江朔則是一如既往的輕松,仿佛這對他來說,不過是小兒科一樣。

    最終,老者落下一枚棋子,江朔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將手中的棋子落下,對著老者拱了拱手。

    “前輩的教導果然沒錯,我后邊沉穩下來,果然真的贏了下來,真是承讓了。”

    老者怔怔地看著棋盤,想不到自己在這里擺下棋局這么多年,竟然會落敗在一個毛頭小子手上。

    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后,老者也是笑了起來,直接站起身,對著眾人道:“從明天起,我這棋局便不擺了,這個小伙子很厲害,輸給他,我心服口服!”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