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hgngn.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同歸

    (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快攔住它!”

    聶人王和斷帥最是著急,因為他們進去過凌云窟,知道火麒麟一旦進入,除非它主動出來,否則在那無數條迷宮一般的通道中,外人根本是不可能找到它的!

    金輪法王四人雖然沒有進去過凌云窟,但是一聽聶人王倆人如此著急,便知定然不能讓火麒麟逃回去,更何況,眼看著勝利就在眼前,誰也不愿意再生波折!

    然而火麒麟畢竟不是尋找野獸,它一心往凌云窟沖,四周六位天榜宗師即使拼盡全力也只能在它身上打出一道道轟鳴,一聲聲金戈般的脆響,而火麒麟卻是嘶吼著,沖的更快了!

    眼看著火麒麟下一刻就要一頭沖進凌云窟了,聶人王等人都是一臉的焦急無奈,雙眸中更是滿是失望!

    然而就在此時,前沖的火麒麟猛然一頓,下一刻,驚天動地的嘶吼聲中,火麒麟整個身形轟然陷進了地面之中!

    一道道蜿蜒而開的裂縫溝壑沿著火麒麟陷入的地面猶如蜘蛛一般的轟隆隆的蔓延開來,但是所有人的目光此時卻都望向了半空!

    只見一道錦衣長袍的身影,一手抱著一位宛如睡美人一般的傾國絕色,一手向下虛按,將腳下兇猛爆裂的火麒麟死死的壓在地面之下!

    吼!!!

    火麒麟瘋狂的嘶吼聲從深坑里不斷傳出,一團團的火焰在地面噴涌跳動,但是無論它如何嘶吼憤怒,那一丈高的火麒麟此時就像是一只被死死按住的瘋狗,再也不能翻身撕咬,就連叫聲中似乎都帶著幾分恐懼的意味!

    “哎,本來不用皇兄出手的!”永慶身形閃動,落在地上,有些不開心的看了一眼深坑中的火麒麟道:“都怪你,不會乖乖受死嗎?就知道亂跑!”

    趙德昭看了一眼永慶,無語道:“行了,趕緊宰了這頭畜生,也好提煉精血!”

    永慶頓時眉頭一皺道:“可是這火麒麟刀槍不入的,怎么殺啊?皇兄你反正都出手了,不如直接一掌打死它不就行了嗎?”

    趙德昭搖頭道:“我要為邀月輸送真元,火麒麟體魄太強,不便動手,斷帥,聶人王,你們過來以神兵從火麒麟眼珠刺入!”

    從看到大宗師現身便一直滿臉震驚的倆人,頓時一醒,然后急忙應了一聲,提著神兵從躍入了深坑之內,很快一道恐怖至極的嘶吼聲猛然從地下傳來,整個地面都開始激烈的震動,附近的山崖都快要崩塌一般!

    而這般恐怖的嘶吼聲一直持續了近一刻鐘,大地也顫抖了一刻鐘,整個地面已經四分五裂,宛如一條條地龍翻滾一般,拉出一道道恐怖至極的溝壑!

    砰砰!!!

    聶人王和斷帥提著刀劍躍上地面,身形一晃,直接癱軟在地,氣喘吁吁!

    而深坑里的火麒麟則是徹底沒有了動靜,只有一股濃郁到極點的血腥氣飛速的溢滿深坑,宛如一個血色湖泊!

    趙德昭見狀,臉色一凝,真元涌動,右手虛空向下一吸一拉,頓時一道瀑布般的血水從深坑中到飛而起,嘩啦啦的匯集在趙德昭掌心!

    那血液依舊帶著炙熱的高溫,散發著能量的光澤,就連血腥氣中都似乎帶著一股誘人的味道!

    尤其是當趙德昭手中的血液越來越多,最后當深坑中火麒麟的尸體都隨風而散之后,那匯集了火麒麟全身精華的血團更是宛如一顆巨大的血色太陽一般,充滿了能量的誘惑,以及恐怖的危險性!

    而趙德昭一手托著精血,繼續以真元提純煉化,一直到天色落幕,才將直徑一米的精血團提煉為一顆只有巴掌大小的,在夜里散發著一股璀璨紅光的精血之核,別人不知道,但是趙德昭托著手里的這團精血,卻好似托著一噸重的精鐵一般,可見這團精血到底有多精煉!

    完成了提煉,便是融合了,不過此事不急,也容不得半點差錯,所以趙德昭并沒有立即動手,而是帶著邀月返回馬車,命阿紫駕車金輪法王隨行,直接趕往錦城,與胡青牛等人匯合,再著手為邀月融合精血之事!

    至于其他人,原本是要跟燕王一起走的,卻被趙德昭留下,掃蕩凌云窟,別人不知道,但是趙德昭可清楚,沒有了火麒麟的凌云窟,那里邊的東西自己不取,難道還留下便宜別人嗎?

    而被留下的永慶就不太高興了,火麒麟都被宰了,一個破洞還能有什么寶貝啊?

    然而一夜之后,當他們帶著滿滿一大包的血菩提走出凌云窟時,眾人臉上全都帶著意猶未盡之色,便是一向淡然,不將任何東西放在眼里的林朝英都忍不住建議道:“帝姬,這凌云窟道路紛雜,我們未必便探索清楚,不如讓人封鎖此地,然后派大軍入內挨個搜尋,或許還有收獲!”

    其他人也是紛紛附和,然而讓人意外的是,永慶想了想,竟然搖頭道:“這凌云窟已被我們擊殺了火麒麟,又拿走了這血菩提,還尋找了一晚上,即使里邊再有珍寶,我們也不必非要拿到手,日后有時間再來看看就是,派大軍細搜便不必了,留點奇遇給大家,不是也很好嘛!”

    聶人王頓時有些刮目相看的道:“帝姬大度,果真是皇家氣派!”

    斷帥也是慚愧道:“是我們太過貪心了!多謝帝姬教訓!”

    永慶不在意的擺擺手道:“沒有了,本宮只是不想做絕,給別人一點機會,也很有意思的嘛,反正日后都是我大宋子民,誰得到都可以的!”

    說著她轉身看向聶人王和斷帥道:“好了,本宮要去與皇兄匯合了,你們倆位回去好好考慮一下,本宮和皇兄就在錦城等著你們的好消息啊!”

    聶人王和斷帥頓時苦笑一聲,同時拱手道:“是,我們明白!”

    永慶點點頭,帶著林朝英三人縱馬而去,留下聶人王和斷帥對視一眼,都是滿臉的復雜的嘆息一聲!

    聶人王道:“斷兄,帝姬的意思,我們若是不去,只怕家宅難安啊!”

    斷帥無奈道:“這也算是帝姬對我們的看重吧,誰讓咱們實力強大到,讓帝姬覺得不歸順朝廷,便要用強呢!”

    聶人王苦笑一聲,振作精神道:“也罷,投靠朝廷也好,免得還要處理江湖紛雜關系,以我們兄弟的實力,又有燕王大宗師統領,這前途卻是沒有什么好擔心的了!”

    斷帥也是笑道:“說的不錯,日后我們倆家也算是同僚世家了!這偌大的江湖,也該有咱們兄弟的名號了!”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