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hgngn.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7章 保家衛國

    以前夜里孩子吃奶, 給孩子把尿都是陸荀的活,現在他不在,蘇寒睡覺就格外警醒, 一有風吹草動就會起來查看。(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就這樣過了幾天沒出什么事, 正當蘇寒要松口氣時,意外還是發生了。

    夜里蘇寒睡前先用被子把床圍了一圈, 她也睡在外側擋著, 本來想著這樣孩子總不會掉下去,放心之余當天晚上就睡的比較沉。

    誰知夜里突然聽到“啊”的一聲驚叫, 接著就響起成成的哭聲。

    蘇寒瞬間驚醒,忙下床把孩子抱了起來,哄了好半天。

    好在成成也是個膽子大的, 在媽媽的懷里待了一會, 又吃了奶, 很快又睡著了。

    等他睡沉,蘇寒慢慢把他放到床上, 一個人就琢磨開了, 思來想去還是想不通她在外邊擋的好好的,成成是怎么掉下去的。

    這次之后,蘇寒每次睡覺都特別留心, 總算沒再出什么意外。

    沒有陸荀幫忙,家里積攢了一堆的活。

    白天有孩子看著還不打緊,放了學就不行了, 蘇寒是一刻都不敢讓他離開視線,就連睡覺都要守在一邊。

    每天洗衣做飯喂雞喂羊就像打仗一樣, 更別提其他一些家務活了。

    這天趁著成成睡著, 蘇寒在燭光下, 把給陸父陸母的衣服做好了,包起來等下次出去讓小王幫著給寄了。

    耽擱的有點晚,蘇寒剛躺下沒多久,那邊成成又有動作了。

    只見這小子先是慢慢翻了個身,緊緊挨著媽媽,蘇寒也配合著抱著他睡。

    過了一會兒,他又從蘇寒懷里掙脫,慢慢爬起來竟然從蘇寒身上翻了過去。

    眼看臭小子又要掉下去,蘇寒趕緊把他抱了回來。

    這下可算是把這起迷案給破了,蘇寒看著他睡夢中還在吧唧的小嘴,揍又不能揍,只能無奈一笑親了親他的小臉。

    這樣下去可不行,她夜里甭想睡覺了,第二天蘇寒就開始想辦法給床加個圍欄。

    找了之前剩下的木板,蘇寒利用空閑時間一點點拼了兩塊長條板子,把不靠墻的床兩邊給圍了起來,用的時候就拉上來固定住,不用還可以放下來。

    這下蘇寒終于可以放心睡個覺了,任那臭小子怎么翻都翻不出去。

    連著十多天沒有睡好,蘇寒的氣色有些差,星期天馬桂蘭過來串門就問了:“怎么著,想你家小陸哥哥了?”

    “我還得有時間想他啊,整天被這小子纏的脫不開身,有空閑我還想多睡一會呢,哪有時間想他。”

    讓馬桂蘭幫忙看著一會,蘇寒把屋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

    “你就是瞎講究,這地半個月掃一遍不就行了,就你非要隔三差五的,還要拿抹布擦一遍,也不嫌累。”馬桂蘭抱著成成,就說她。

    地板擦好,蘇寒捶捶發酸的腰,靠在沙發上休息了一會。

    “那有什么辦法,這小子每天在上面爬來爬去的,過一會還要把手塞嘴里吃一會,不擦干凈怎么放心。”

    “不干不凈吃了沒病,”馬桂蘭把成成往上拋了拋,笑著逗他:“是不是啊,我們的小成成?”

    回應她的是成成開心的大笑。

    蘇寒不敢茍同,雖然這個時候很多孩子都是這樣帶大的,但是看著孩子在地上爬來爬去,弄得滿身塵土,總歸是看不下去。

    “蘭姐幫我再看一會,我去洗個頭發。”蘇寒跟馬桂蘭說。

    馬桂蘭擺擺手:“忙你的去吧,我跟成成玩一會兒。”

    過了一會,蘇寒洗好頭用毛巾包著頭發進來了。

    進了屋,蘇寒把毛巾取了下來,肩膀上墊了塊布,把頭發全部攏在后面,靠在沙發上開始晾頭發。

    馬桂蘭看她頭發一縷一縷的,還當沒洗干凈,就問了:“還沒洗好嗎?這頭發上是什么啊,黏糊糊的。”

    “一點蛋清,抹上去會讓頭發柔順一點。”蘇寒說道。

    “你可真舍得,蛋清都舍得往頭上抹。”馬桂蘭咋舌。

    蘇寒笑著解釋道:“早上給成成燉蛋羹時,蛋殼里剩的一點點沒舍得扔掉,等洗頭發時挖出來抹上還用不完呢。”

    馬桂蘭這才道:“你可真有辦法,回頭我也試試去。

    我說你這頭發咋一直這么順這么亮,感情是這么回事,今天我可算學到了一招。”

    “哎?那這個大丫她們小丫頭可以用嗎?”馬桂蘭說著又問。

    蘇寒點頭:“可以的,別抹頭發根上,只涂點在發稍上就行。”

    “成,我下午回去就給她們試試,二丫這孩子小時候虧著了,現在頭發長出來還是黃的,我是看著就心疼。”

    說起幾個孩子,馬桂蘭也是疼的很,甚至有些內疚以前沒有硬氣一點讓幾個孩子少吃點苦。

    “頭發黃的話多吃點黑芝麻,不過咱這地方估計是沒有,聽說河省產這個。”蘇寒想到這個就跟她說了。

    馬桂蘭想了想說道:“我們家老李好像有個戰友就是河省的,回頭找他打聽打聽,最好能弄到點種子。”

    兩人說了會話,成成像個小大人一樣,好像聽懂了似的,看看馬桂蘭又看看蘇寒,還伸手想摸摸蘇寒的頭發,蘇寒趕緊躲開了。

    “小人精。”蘇寒點點他。

    馬桂蘭把孩子抱過來扶著他的腋下,教他走路。

    過了一會,蘇寒看蛋液都干掉了,就去用清水把蛋液給洗了,拿毛巾擦到半干就沒管了。

    成成對媽媽的頭發有種謎之執著,非要摸一下才行,不給摸就哭,蘇寒只好讓他摸了下,小家伙還真是不負眾望,當即拽著一撮頭發就扯了起來。

    “哎,放手放手。”小家伙手勁還賊大,把蘇寒疼得呦,朝他屁股就是幾下。

    馬桂蘭趕緊把成成的手掰開,抱著他躲過了媽媽的魔掌。

    快到中午時,馬桂蘭回家做飯了,蘇寒就把成成放在擦干凈的木地板上,任他爬。

    又丟了幾個玩具讓他自己玩,把正在睡覺的小吉和壯壯從狗窩了抱出來,放在門口看著他。

    最近因為成成的原因,客廳里的家具都換了位置,全部靠墻放著,中間則空出一大片地方,成成爬來爬去的也不怕撞到哪里。

    把他安置好,蘇寒去了廚房準備做飯。

    難得的周末,蘇寒想犒勞下自己,取出之前存的臘肉煲了個湯,又炒幾個菜,燜一鍋大米飯,澆上香噴噴的番茄炒雞蛋的汁,別提有多好吃了。

    成成看的流口水,可惜他現在不能吃帶鹽的,蘇寒只好給他下了點面條,放點番茄汁喂給他吃了。

    成成足足吃了小半碗面條才滿足。

    趁他吃飽犯困的空隙,蘇寒快速把廚房收拾了,又去小溪邊挑水把水缸添滿,才算可以閑下來歇一會。

    之前陸荀在的時候還沒覺得,現在陸荀猛一下不在身邊,蘇寒真是覺得各種不便利。

    首先,每天的一條魚沒得吃了,其次,每天挑水洗衣服這些活也沒有人干了,之前有他幫著看著成成,蘇寒偶爾還能歇一會,現在是一刻都不能停歇。

    蘇寒只能靠自己,好在她之前就有心理準備,當軍嫂最不好的地方也就是這一點,自己克服克服也就得了,辦法總比困難多。

    蘇寒和孩子頭對頭睡了一會,等孩子醒了,她也補覺補的差不多了。

    下午,蘇寒帶著成成去了趟后山去,準備采點蘑菇,之前囤的貨快吃完了,蘇寒現在抽空就會補一點。

    現在的成成蘇寒可抱不動,沒辦法只能在背簍里圍了一圈舊布,又在底部墊了個棉墊子,把成成放里面蘇寒背著他上山。

    還好背簍夠深,成成在里面扒著站起來只露了個頭,蘇寒這才放心的背起來。

    到了后山,走到菌菇多的地方,蘇寒就把背簍綁在樹上,成成坐在里面自己玩,蘇寒去把菌菇采了,再把他背起來去別的地方。

    這樣走了有一個鐘頭,蘇寒就累的不行。

    找了片草地,把成成放出來,拿出他的小水杯喂他喝了點水,蘇寒就把他放到草地上爬著玩,自己也坐下來歇一會。

    半下午的時候,蘇寒帶著成成開始回家,這次收貨頗豐,各種菌菇采了很多,還有一些野果野葡萄,被蘇寒用布包了綁在前面帶著回了家。

    還沒到家門口,就看到遠處一群人往山上走,走到馬桂蘭他們那一排時拐了個彎不見了。

    蘇寒也沒有功夫去探究,有什么事馬桂蘭會第一時間通知她,因此也不去打聽,只匆匆背著成成回了家。

    半路上的時候小家伙被顛睡著了,蘇寒回了家把他放床上,又把圍欄拉起來,這才去收拾帶回來的東西。

    果不其然,晚上的時候馬桂蘭又上門了。

    “孫巧鳳她婆婆把她家兩個孩子給送過來了。”

    馬桂蘭一進來就道,還給蘇寒拎了一兜東西,說是孫巧鳳的婆婆讓給帶過來的。

    “我說孫巧鳳上次為啥給老家寄了那么一大包東西,原來是為的這個,可能是怕她婆婆不放人,還專門給寄點東西。”

    馬桂蘭震驚道,不明白孫巧鳳為啥想通了,以前多獨的性子啊,竟然怕孩子吃她的口糧把孩子送回老家。

    就沒見過這么狠心的人,所以等李素芬也把倆孩子送回去時,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了。

    蘇寒剛好吃過晚飯,成成鬧著要出去玩,她就抱著小家伙和馬桂蘭兩人邊走邊說,還拿了點自己種的瓜子過去給人當回禮。

    家屬區這邊的傳統,誰家親戚來了都會給各家送點特產,而每家也都會準備了回禮給人家送回去。

    上次陸母過來,沒有給孫巧鳳送東西,蘇寒以為這次她也不會給東西,誰知道她婆婆倒是讓人把東西送過來了。

    “她婆婆那人可真不錯,少見的明事理的人。”走在路上馬桂蘭還夸道。

    等兩人到了孫巧鳳家,蘇寒進去跟孫巧鳳的婆婆打招呼。

    老太太是個利索的,這才多久的功夫,家里已經被收拾的干干凈凈,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邋里邋遢。

    請了蘇寒進屋坐,老太太又使喚兒媳婦給人倒茶。

    孫巧鳳倒是難得的乖覺,聽話的倒了茶給蘇寒遞了過來,蘇寒接過來放在桌子上,和老太太說了幾句話,稱呼她王大娘。

    “怎么不見兩個孩子?”坐了半天也沒見兩個孩子出來,蘇寒忍不住問道。

    說起兩個孫子,王大娘臉上笑的折子都出來了。

    “這倆皮小子,剛過來就跑的沒影兒,和你們劉嫂家的平安領著一幫小孩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

    看來兩個孩子性格都挺活潑,蘇寒點頭夸了幾句孩子,老太太也夸成成長的精神長的俊。

    一番商業互吹,蘇寒就打算回去了,走到門口被老太太拉住說了幾句話。

    “倆孩子以后也跟這山上的孩子一樣,就交給蘇老師了,我也不識字不懂什么大道理,衛國和衛黨如果管教不聽,蘇老師只管打就是,我家絕無二話。”

    老太太說的擲地有聲,蘇寒就也認真道:“打倒不至于,如果犯錯,我會督促他們改正,王大娘請放心。”

    王大娘拉著蘇寒謝了又謝,蘇寒走后,她又回去收拾家里。

    孫巧鳳嘀咕道:“收拾那么干凈干啥,不當吃不當喝的。”

    第二天正好周一,一大早,王大娘就帶著兩孫子把糧食給送了過來。

    “有沒有帶筆和本子?”蘇寒問小哥倆。

    倆小孩點點頭說奶奶給買了新的。

    蘇寒點點頭,和方大娘說了幾句話,等到上課的時間,就領著倆孩子去了教室。

    走到教室,其他孩子都已經到齊了,蘇寒先讓他倆去講臺上做了個自我介紹。

    “蘇老師,啥是自我介紹?”衛國問道。

    蘇寒笑著說:“就跟大家說說你叫什么名字,爸爸媽媽是誰,老家哪兒的,還有平時擅長什么。”

    衛國是哥哥先介紹了一遍,末了又問蘇寒:“擅長打架算嗎?”

    “算的,會打架也很厲害,以后跟你爸爸一樣當個保家衛國的戰士。”蘇寒鼓勵道。

    衛國小朋友聽了,挺起小胸脯自豪道:“我以后要當保家衛國的戰士,所以我的名字叫衛國。”

    門外一直不放心的王大娘,聽了這話,頓時淚流滿面。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