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hgngn.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09章 第109章

    打電話當時已經是凌晨兩天, 當天去y大所在城市最早的機票在早上五點半,從越楓家里到機場需要兩個小時,就差不多等于越楓一打完電話收拾收拾就要出門。(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q大開學遲, 比y大足足晚了一個星期, 越楓現在過去,還能在那邊多待幾天。

    難得沈詔這么聽話, 越楓那些故意端著的勁兒統統在一瞬間消失, 他隨便往行李箱里塞了幾套衣服,忙不迭的就往樓下跑, 正好撞上才訓練結束回來的二哥。

    越楊看著自己弟弟這么,衣衫不整的,手里拖著行李箱的樣子,皺了皺眉, “這么晚了,你準備去哪兒?”

    “去旅游。”越楓在玄關穿鞋,“我買的特價機票。”

    越楊挑眉, “你猜我信不信?”

    越楓一個坐頭等艙都嫌東嫌西的人,會去買特價機票?

    “愛信不信。”越楓丟下一句話就拉開門走了,態度之敷衍足以看出, 這是個有了媳婦兒忘了爹娘大哥二哥的小白眼狼。

    越楊沒跟他計較,他們越家就出這樣的。

    -

    y大。

    y大最有名的是它的楓樹, 它有自己的楓樹林,通往各個教學樓和辦公樓的小路大路兩旁都有不少的楓樹,秋天一降臨, y大就會被整個渲染成金色。

    但現在還早, 楓樹就紅了點葉子尖, 跟不小心紅霞染上去了一樣。

    沈詔心大, 即使期待又激動,但跟越楓掛了電話沒十分鐘,他就期待又激動的睡著了,李陽也就翻了幾個身,就沒聽見對面沈詔的動靜了,頓時驚掉了下巴。

    之前那么激動開心的人仿佛不是他一樣。

    一般來說,開心到睡不著覺不才是正常的反應嗎?他這位新室友好像不太對勁,之前蒙在被子哭,沒哭兩聲,緊接著也睡著了。

    李陽紅忽然很好奇,是哪位英雄好漢那么大的膽子和那么長的命喜歡了他的新室友,還半夜打電話表白。

    李陽比沈詔還激動,本應該輾轉反側徹夜不眠的人一覺睡到天亮,而李陽,他一夜沒睡,翻來覆去抓耳撓腮的想知道。

    想親眼見證。

    所以當沈詔接到電話,穿了衣服輕手輕腳爬下床的時候,李陽一個鯉魚打挺就竄起來了。

    沈詔被嚇了一大跳,抓著床欄,一臉沒反應過來的茫然,“你干嘛?”

    李陽打了個哈欠,“太悶了,我要出去透透氣。”

    沈詔,“......”

    李陽趴在陽臺上,看著沈詔從走廊盡頭,轉身下了樓梯。

    現在是早上八點半,學校里已經逐漸開始熱鬧起來了,這兩天是新生報道的時間,老生也要上課,宿舍樓下來來往往的學生和學生家長不在少數。

    李陽看見一個人,穿著黑色的t恤,米色的闊腿九分褲,隔著有點遠,那個男生拖著行李箱朝他們宿舍樓走過來,李陽沒去猜即將成為沈詔對象的人是誰,他只是一眼就看見了那個男生。

    鶴立雞群般的。

    輪廓深刻,眉眼張揚,氣質卓然。

    沈詔還穿著拖鞋,他在越楓面前隨便慣了,走出宿舍樓沒多遠,他忽然停下來,動了動拖鞋里的腳丫子,在想自己是不是有點潦草了。

    他還沒想好要不要上樓換雙鞋再下來,面前就站立了一個人。

    白色帆布鞋,越楓和賀清桓不追求名牌,什么舒服穿什么,但他們鞋子可以一天換一雙,鞋帶永遠平整不會胡亂纏成一股。

    沈詔抬起頭。

    越楓張了張嘴,來之前,在去機場的路上,在飛機上,在來y大的路上,越楓把要說的話在心里重復默念了千萬遍,但等到真見了面,越楓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一夜沒睡,但他一點都不困,他現在滿心激動,滿心歡喜。

    還是沈詔先開的口。

    “你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

    越楓僵硬的點了點頭。

    沈詔做出一副“那就說吧”的死樣,越楓,“......”

    過往的人越來越多,這兩人長得好,這么沉默的面對面站著,路過的人都會好奇的看上兩眼。

    越楓的手握緊了行李箱的拉桿,終于慢吞吞開口了。

    “我沒不想你報y大。”

    說出第一句話后,后邊的話都可以順理成章的說出口了。

    越楓看著沈詔的眼睛,緩緩道,“我以為你未來的計劃里,會有我的一部分,我生氣只是因為這個而已。”

    但想想,沈詔又不喜歡自己,他又有什么理由生氣。

    想到這里,越楓的眼神黯淡下來,語調也變得輕緩,“你應該猜到了我要說什么,其實電話里也可以說,但我還是想當面告訴你。”

    不管男生處于什么樣的成長環境,他比同齡人要知道的許多許多,但在感情這件事情上,男生仍然約等于空白,約等于青澀。

    “我喜歡你。”

    “我沒跟你開玩笑,不是想騙走你零食,也不是要跟你借作業抄,是想跟你過一輩子,給你買一輩子零食的那種喜歡。”

    越楓眼神里的緊張透露出來,他咽了咽口水,覺得自己嗓子都在冒煙,手心也在冒汗,“你考慮考慮,我能給你買很多零食,也能給你買很多房子。”

    沈詔感覺自己的臉的溫度再逐漸升高,越楓的眸子漆黑得發亮,沈詔僵硬的躲開對方的視線,不知所云的“唔”了一聲。

    越楓,“......”

    來之前,他設想過很多種沈詔的反應,或許害羞,或許生氣,或許冷漠的拒絕,但現在這種反應,是什么意思?

    越楓伸手拉了拉沈詔的衣角,“你想好沒有?”

    沈詔腦子里嗡嗡的,他當然會答應,但是,

    “你催什么?”

    越楓無奈,“我不是催你。”

    沈詔沒繼續糾結這個,但也沒說答應,他頓了一下,問道,“那你為什么要給別人買零食?”

    越楓有些懵,“誰啊?”

    沈詔皺眉,“就是之前去你家里,你那個,朋友。”最后兩個字有點咬牙切齒的味道了。

    兩個人之間的曖昧羞澀在此刻蕩然無存,越楓耐心的解釋,“那是我堂弟。”

    沈詔在這個時候腦子轉得飛快,“那你為什么說是你朋友?”

    越楓啞然,他肯定不能說是他專門找來氣你的,他有預感,一旦他實話實說,沈詔能原地爆炸給他看,但越楓的沉默,在沈詔眼里儼然代表了另外一層意思。

    “哦,你暗戀你堂弟。”

    越楓,“你想什么呢?”

    沈詔眼睛瞪大,“你吼什么?”

    越楓委屈,“我沒吼你。”

    沈詔咬了咬牙,越楓視線停留在他臉上,沈詔長開了,一張臉明艷得有些過分,剛起床,穿著睡衣就下來了,領口大開著,鎖骨曲在肩下。

    越楓想親他。

    “那算我們扯平了。”越楓輕聲說道。

    沈詔疑惑,“扯平什么?”

    越楓的語氣變得有些冷,“你昨天,跟林羽之在一起?”

    沈詔一點都不心虛,“我跟林羽之,我們是朋友。”他話說完,忽然想起來,林羽之昨天說要跟自己試試,自己還答應對方軍訓結束后一起出去住的事情,眼神立馬飄忽起來。

    越楓比沈詔自己還了解他,表情雖然微小,但越楓立馬就捕捉到了,越楓微微垂眸,淡淡問道,“你昨天還跟他做什么了?”

    沈詔嘴硬,“你倒打一耙!”

    “我倒打一耙?之前在學校整天跟他親親抱抱的人是誰?是我嗎?”越楓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忍了很久了,如果沈詔那時候就是他的人,林羽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詔仰著臉,理直氣壯,“你那時候又沒說喜歡我,我跟誰親親抱抱,跟你有什么關系?”

    “再說了,望望班長都說了,你在國外的時候左擁右抱,我都不嫌棄你。”

    “我什么時候左擁右抱了?”

    “行行行,你沒有,你沒有行了吧。”沈詔轉身就走,踩著拖鞋走得飛快,頭頂幾根因為睡覺壓得太久翹起來的頭發走一步跟著晃兩下。

    越楓心里一慌,丟下行李箱就追上去。

    直接從身后抱住沈詔,連聲哄道,“我錯了我錯了,是我左擁右抱,都是我都是我,你別生氣,你別走。”

    “寶貝兒我錯了,是我的錯,我錯了。”

    沈詔臉一熱,“誰他媽是你寶貝兒?”

    越楓,“我是我是,我是他媽寶貝兒。”

    沈詔掙了兩下沒掙開,饒是再厚臉皮,他也無法對過路的家長學生投過來的注目禮視而不見,他低聲,“你先放開。”

    越楓的手稍微松了些,“那你不許跑。”

    沈詔點頭,表情乖巧,“我不跑。”

    越楓慢慢的放開了他,沈詔垂著眼,趁著這機會,撒腿就跑,將將到樓梯口,他就被人從身后攔腰抱起來,后腰直接抵在了樓道的墻壁上。

    “艸,越楓,你說話不算話!”

    沈詔是他們幾個人中最矮的一個,越楓一米八幾比他高了大半個頭去,沈詔小胳膊小腿的模樣,徒勞無功在那兒掙扎的樣子莫名讓人覺得有點可憐。

    他奮力掙得臉通紅,沒能撼動越楓半分。

    “你想好沒有?”

    越楓邊說,邊用自己的臉去蹭沈詔的側臉。

    沈詔頭皮發麻,忽然想到顧望說的,越楓某些地方其實跟賀清桓很像,如果沒有一點兒相像的地方,他們怎么玩一塊去的。

    越楓或許在感情上面的確生澀稚嫩,但對待喜歡的人的熱烈和獨占欲,沒有少賀清桓太多。

    沈詔雙手抵在越楓胸口,連聲道,“想好了想好了,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是我逼的你嗎?”

    沈詔委屈巴巴,“沒有沒有,我自愿的。”

    “那你說你自愿跟越楓談戀愛的。”

    沈詔被越楓的得寸進尺驚到了,他抬手拍了一下越楓的腦袋,“有完沒完,你別太過分了!”

    “我都說答應你了,你還想怎么樣?”

    “你之前還說給我買零食買房子,你買尼瑪呢?”

    “明天就得分,咱倆長久不......”

    沈詔話沒說完,眼睛瞪大,越楓的臉近在咫尺,他第一次發現,對方的睫毛竟然這么長,眼窩也很深,因為太猝不及防,沈詔一下子甚至沒反應過來。

    呼吸曖昧又灼熱,嘴唇被人咬得微疼,牙關險些被撬開,沈詔半邊身子都軟在了越楓懷里。

    越楓輕輕咬了沈詔的嘴角,看著對方呆呆的模樣,用略帶警告的語氣的說道,“沈詔,跟我在一起了,你就別想分手的事情了。”

    他空出一只手揉了揉沈詔的頭發,還是平時輕松的語調,但眼神果決斷然,“你死了你都要跟我埋一塊兒。”

    “想分手,除非我死了。”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