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hgngn.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77章 第 77 章

    馬車停下來之后, 身后暗中跟著的西夏人記住了府門牌匾上的“和親王府”四個字后,轉身快步離去。(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和親王在府中已經等了薛遠有一會兒的功夫了。

    他查完薛遠后,便查出了薛遠好幾次往宮中送禮的事情。和親王知道這件事時, 便眉間一攏, 神色陰郁。

    帶著這樣的想法去看,看誰都覺得對顧元白的心思都不干凈。

    和親王暗中盯上了薛遠, 越看, 就越覺得得當面警告一番薛遠了。

    九五之尊,天下之主, 能對顧元白起心思的人,誰給的膽子?

    然而和親王沒有料到,和薛遠一同前來的竟然還有圣上。被門房通報后, 和親王匆匆前往府門, 心中越來越沉。甚至已經開始想到, 這難道是顧斂故意來給薛遠撐腰來的嗎?

    是為了讓他不去責罰薛遠嗎?

    和親王走到府門前時,心中陰暗的想法已經沉到深淵底。若是薛遠當真勾引顧元白走上了彎路, 那么無論如何, 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和親王都要殺了薛遠。

    顧元白不能喜歡男人。

    但他在府前一抬頭,就見到顧元白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見到了他后微微一笑,道了一句:“和親王。”

    和親王呼吸一滯,過了一會兒, 才低著頭“臣見過圣上。”

    “一家人何須多禮,”顧元白走近, 親自扶起了和親王, 笑了笑, “上次來到和親王府時還是兄長病重那日,如今時光匆匆而逝,今兒都快入了秋了。”

    “……是。”

    “我記得和親王府中種了不少夏菊,”顧元白自然而然道,“夏菊在九月還會開上最后一次,不知如今可開了沒開?”

    和親王順著他的力度起身,反手握住了顧元白的手腕,又在顧元白疑惑的眼中好似被火燙了一般的松開。他移開眼睛,看著圣上的衣裳,能看出了一朵花兒來,“府中花草都由王妃打理,王妃似曾說過,應當前兩日便已經開了。”

    顧元白贊道:“王妃溫良賢淑,兄長得此賢妻,可要好好相待。”

    和親王緩緩點了點頭:“不用圣上多說,臣自然知道該如何做。”

    顧元白便不多說了,由和親王在前頭帶路。臣子們跟在圣上和親王之后,和親王落后圣上半步,在行走之間,和親王低頭看著顧元白的袍腳,顧元白隨口問道:“兄長還與薛卿相識嗎?”

    和親王握緊了手,不急不緩道:“臣聽說薛大人曾在邊關待過數年,我駐守地方時從未見過邊關風景,便想邀薛大人上門一敘。”

    “那你找對人了,”顧元白笑了,“你們二人都曾征戰沙場過,也算是聊得來了。”

    和親王心中突生煩躁,他沉沉應了一聲。

    和親王府專門有一片地方種植了許多的夏菊,過了圓洞門后,入眼的便是絢麗多姿的眾多夏菊,這些有著細長花瓣的大花舒展著枝葉,淡香隨著撲鼻而來。

    顧元白只覺眼前一亮,看清了景色之后,不由回頭打趣和親王:“你平日里看起來古板,沒想到堂堂和親王,原來是在府中深藏了嬌花。”

    和親王道:“隨它開的野花罷了。”

    顧元白笑了幾聲,找了處地方坐下,他點了點對面的石凳,對和親王道:“坐。”

    和親王坐下,后頭有人上了茶。顧元白將茶杯拿在手中,卻并沒有飲用,而是悠悠道:“和親王,朕問你,你是不是想要回到軍中了。”

    和親王倏地抬頭看他,啞口無言。

    顧元白看著和親王的眼中很是平靜,他用杯蓋拂過茶葉,緩聲道:“自從那日暴雨,我與你說了那些話之后,你就變得有些不對了。”

    和親王的身形微不可見的一僵。

    顧元白笑了笑,“我那日還以為你是生了氣。之后再看時,卻又覺得你還是尋常,好像只是我多想了。”

    “前些日子你催促我娶宮妃,可你又不是不知我身體病弱,”顧元白不急不緩,“你是想讓我死在宮妃的床上,還是想等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幼童來代替我繼承江山大統?”

    和親王動了動嘴巴,苦澀,“我沒有這樣想過。”

    顧元白將茶杯落下,他不說話了。

    一時之間,風都好似靜了下來。

    熱烈的日光從樹葉之中灑下,隨著婆娑的聲響而輕曼起舞。

    顧元白的余光瞥見圓洞門后有一道人影走過,他轉身去看,在侍衛身后,看到了一個面容平凡的書生。

    “那人是誰。”顧元白隨意問道。

    出了神的和親王隨之看去,“那是我府中的門客,姓王。”

    顧元白點了點頭,不在意地起了身,“走吧,說是看菊,就得好好的看菊。”

    在王府之中待了片刻,與和親王說了幾句話之后。顧元白就出了和親王的門,臨上馬車之前,和親王站在府門前突然道:“圣上曾經提過我京郊處的莊子。那莊子現在無人,有幾處泉池對身體有益,圣上若是喜歡,隨時叫臣陪侍即可。”

    正彎腰給顧元白掀起車簾的薛遠一頓,瞬間抬頭,銳利視線朝著和親王而去。

    和親王目光晦暗,專心致志地看著顧元白的背影,看了幾息之后,又像是幡然醒悟,神情之間閃過一絲掙扎,他倏地偏過了頭。

    薛遠瞇起了眼。

    和親王的名聲,薛遠也曾聽過。

    皇家的血脈,以往在軍中領兵的人物。薛遠因著同和親王的年歲相仿,也曾經被不少人拿著暗中同和親王比過。

    只是薛遠的軍功被壓著,被瞞著,除了少許一些人之外,和親王才是眾人眼中的天之驕子。

    天之驕子,就是這個熊樣。

    薛遠審視地看著他,和親王看著顧元白的眼神,讓他本能覺得十分不舒服。

    馬車啟行,顧元白將褚衛也招到了馬車之上,詢問他與西夏皇子之間的事。

    褚衛知無不言,馬車進了皇宮之后,他已將事情緣由講述完了,猶豫片刻,問道:“圣上,這人是西夏的皇子?”

    “不錯,”顧元白輕輕頷首,若有所思,“西夏是派了個皇子來給朕慶賀。”

    褚衛也沉思了起來,顧元白突然想起,“那日你的同窗也在,據你所言,你同窗還會上一些西夏語?”

    “他于四書五經的研讀算不上得深,卻懂得許多常人不懂的學識,”褚衛坦蕩道,“除了西夏語,大越、遼人的語言我這同窗也略通幾分,他曾走過唐朝陸上絲綢之路,據他所說,他還想再見識見識廣州通海夷道。”

    廣州通海夷道便是尋常所說的海上絲綢之路,是東南沿海之中通往印度洋北部諸國、東南亞和紅海沿岸等地的海上航道。1

    顧元白聽完這話,有些感慨,“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不錯。”

    說完了話,馬車也剛好停了下來。顧元白下了馬車,瞧見薛遠也跟進來了之后,才猛然想起他現在還是殿前都虞侯的職位。

    顧元白暗暗記得要給他調職,便繼續同褚衛說道:“那你可走過陸上的絲綢之路?”

    “未曾,”褚衛神情之間隱隱遺憾,“唐朝安史之亂后,吐蕃、回鶻、大食由此而起,陸上絲路因此而斷,可惜見不到昔日的繁華景象了。”

    他說完后才想起面前的人是大恒的皇帝,褚衛抿直唇:“圣上,臣并非有不恭之意。”

    “朕知道,”顧元白笑了笑,“與褚卿一般,朕也覺得倍為可惜。”

    褚衛聞言,不由勾唇,輕輕一笑了。

    他知曉自己的容顏算得上出眾,因此這一笑,便帶上了幾分故意為之的含義。褚衛微微有些臉熱,他不喜出眾皮囊,可如今卻用自己的皮囊做上這種事,他也不知為何如此,只是在圣上面前,就這么不由自主的做了。

    他笑著的模樣好看極了,容顏都好似發著光,顧元白看了他兩眼,不由回頭去看看那瘋狗,可是轉身一看,卻未曾見到薛遠的影子。

    “人呢?”納悶。

    人褚衛都笑得這么好看,薛遠都不給一點反應的嗎?

    田福生笑道:“圣上,薛大人說是準備了東西要獻給圣上。”

    顧元白無趣搖頭轉回了身,在他未曾注意到的時候,褚衛臉上的笑容僵了,過了片刻,他緩緩收斂了笑。

    今日是休沐之日,顧元白帶著褚衛進了宮才想起這事,但等他想放褚衛回去的時候,褚衛卻搖了搖頭,“圣上,臣曾經讀過一本有關絲路之事的書籍,若是圣上有意,臣說給您聽?”

    圣上果然起了興趣,擱下了筆,“那你說說看。”

    褚衛緩聲一一道來。

    他的聲音溫潤而悠揚,放慢了語調時,聽起來讓人昏昏欲睡。聽著他念的滿嘴的“之乎者也”,守著的田福生和諸位侍衛們都要睜不開眼了,更不要提顧元白了。

    等薛遠胸有成竹地端著自己煮好的長壽面滿面春風地走進宮殿時,就見到眼睛都快要睜不開的一眾侍衛,他問:“圣上呢?”

    侍衛長勉強打起精神:“在內殿休息。”

    薛遠大步朝著內殿而去,輕手輕腳地踏入其中,便見到圣上躺在窗前的躺椅上入了睡,而在躺椅一旁,站著的褚衛專心致志,甚至出了神地正在看著圣上的睡顏。

    兩個人相貌俱是日月之輝,他們二人在一起時,容顏也好似交輝相應,無論動起來還是不動,都像是一副精心制作的工筆畫,精細到了令人不敢大聲呼吸,唯恐打攪他們一般的地步。

    窗口之外綠葉飄動,蝴蝶翩然,也只給他們淪落成了襯托的背景。

    薛遠看了看碗里清湯寡水的面,突然一笑,他退了出去,將這碗面扔給了田福生。

    田福生道:“這是?”

    薛遠:“倒了。”

    田福生訝然,薛遠卻慢條斯理地放下了先前煮面時挽起的袖口,再次踏入了內殿。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