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hgngn.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91章 三木希想要平靜的生活(番外)

    從意大利返回日本的飛機所幸并沒有被哪方人跟上, 三木希和松本里奈安安全全的回到了日本。(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這趟旅游感覺心驚膽顫的,果然還是回國了舒服,國內可沒有亂認親戚的跟蹤狂。”

    絲毫不知道自己立了怎樣一個flag的松本里奈的挎著三木希的胳膊, 嘟嘟囔囔的嘀咕。

    “回去之前要不要在國內轉轉?或者說泡泡溫泉拜拜神社去一下晦氣?”

    被狗男人纏上不是晦氣還能是什么?

    “放心, 我家里是有守護神的。”

    好笑的戳了戳松本里奈依舊微微鼓起的腮幫子,三木希輕聲安慰。

    “總之先找個地方吃飯吧, 然后我們回家。”

    雖然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 但是由于之前上飛機的時候是晚上,所以回到日本的時候已經是中午。

    “這個地方我早就算好了, 走!本歐皇帶你去吃好吃的!”

    因為回到熟悉國家的松本里奈豪氣揮手,帶著三木希上了出租車,很快又來到了一家餐廳。

    然而兩個人的菜剛吃了一半,餐廳的二樓突然爆發出女性的尖叫聲。松本里奈被震得一個哆嗦, 筷子里的青菜啪的一聲調到碗里。

    她第一反應是……

    “二樓有蟑螂?不會吧?這家店風評挺好的啊?”

    “不,可能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對于這種意外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司空見慣的三木希給松本里奈夾了一筷子菜,安撫。

    “趁現在能吃幾口吃幾口吧, 估計待會兒人來了就吃不到了。”

    暫時警察來了會更費時間,說不定還要好幾個小時才能結束,那會餓上好長時間。

    松本里奈:“……”

    親愛的你好淡定……

    心里明白了的她看著碗里的菜好幾秒, 在一堆人沖上二樓的背景下,果斷低頭加快了吃飯速度。

    畢竟從小被打劫然后反過來打人見血參加葬禮什么的也不是沒有, 真是出事了也和她們兩個女孩子沒關系。

    雖然這么想有些冷漠,但是世界上每天都有人出事,只不過這次意外剛好在身邊而已。

    很快, 店主就報警+安撫客人, 餐廳里所有的當事人在警察的到來下一個個排查。

    松本里奈小聲交談。

    “幸虧咱們沒去二樓。”

    不然怕不是就要直面案發現場然后變成可疑人物了。

    “能快一點破案就好了。”

    重點人物都聚集在二樓, 一樓最多的是小警察和不重要暫時存留例行問話的人。

    “我覺得咱們還是去神社參拜參拜吧。”

    松本里奈拄著臉, 決定吧鍋都推給意大利。

    “肯定是意大利風水不好!不然怎么可能讓咱們倒霉到吃個飯都能碰到命案的事情?”

    “應該一會兒就好了。”

    揉了揉理奈的頭,三木希的目光轉移到門口。

    “到時候直接回家吧。”

    果然還是鄉下小鎮安全,大城市就容易事多和遇見熟……等等!

    摸著松本里奈頭的手微微一頓,三木希迅速收回目光。她深吸一口氣,覺得自己剛才想的簡直不能再正確。

    她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為什么亂步他不好好待在橫濱反而會在這邊啊!

    “怎么了?”

    感受到三木希停頓的松本里奈抬頭看向三木希。

    “理奈你看那邊,有人進來了。”

    保持著自己的演技,三木希笑瞇瞇的指著新進來的江戶川亂步和跟在對方身后的國木田。

    “這種時候還能進來而且還是那身打扮,應該是外援吧,看來事情應該會很快就有結果了。”

    如果可以,希望對方不要注意到這邊!

    雖然她對自己的“證據”有信心,但是亂步實在是孩子氣,做出那種“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覺得你是”的行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外援?”

    松本里奈好奇的看向剛進來的兩個人。

    金發的青年上前在和一個警察說著什么,在他后面的穿著英倫偵探風格衣服的……嗯,少年則懶洋洋的打著哈欠。

    “他這里面穿的還挺……咳。”

    松本里奈靠近三木希,小聲開口。

    “你看他里面穿的是帶碎花的襯衫哎,看樣子年齡應該不大,感覺比咱們還小。”

    他甚至還含著一個棒棒糖!

    三木希的目光又帶著好奇的向那邊掃了兩眼,心里卻對亂步只比他十幾歲時成熟了那么一啾啾的臉蛋給予了充分的肯定。

    二十多歲的人了,竟然還是十幾歲的臉蛋,放到其他女孩子身上怕不是要樂死。

    這么想著,三木希毫不臉紅的順著松本里奈的話頭。

    “看起來確實,那就應該是天才少年那一類的了。”

    畢竟亂步確實是從小聰明到大。

    所幸基本一樓的大部分目光都聚集在剛進來的兩個人身上,而她們坐著的地方也不算是中心,而且亂步也沒有對一樓和案件毫不相干的人感興趣,倒是真的沒讓三木希被發現了……個鬼啊!

    真正厲害的的名偵探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全部的真相,奔著自己莫須有的職業道德(?),江戶川亂步在上樓之前拿下嘴里含了一半的棒棒糖,抬眸掃了眼大廳。

    下一秒,他手里的棒棒糖掉到了地上。

    然而此刻的他卻已經顧不上心疼自己吃了一半就掉到地上的棒棒糖了,幾乎是控制不住的,江戶川亂步的目光近乎于呆滯的看向某處,甚至那抬起了一半的腳也懸浮在半空中。

    察覺到江戶川亂步異常的國木田疑惑開口。

    “亂步先生?”

    難道是因為糖掉了而陷入呆滯?不行!自己必須要穩住亂步先生!

    就在他剛要熟練哄人的時候,卻見被他以為是糖掉了才這樣的亂步先生看都沒看地上的糖一眼,反而是轉身,近乎慌忙的跑到了某個顧客的桌子旁。

    “你——”

    雙手撐在桌子上,江戶川亂步睜著碧色的眼眸,一眨不眨的注視著三木希。

    “這位……”

    三木希面露茫然,明顯是在稱呼上猶豫了一下之后,才疑惑詢問。

    “嗯,這位先生?”

    江戶川亂步一句話也不吭聲,就這么直勾勾的盯著三木希好一會兒,才抬起右手,在兜里掏出一副黑框眼鏡戴在臉上。

    是【超推理】。

    老實說,她覺得亂步并不像是有異能力的樣子,這樣想法的來源是和亂步小時候的相處。

    但是,無論是那種推理,都需要“證據”才能夠定罪,哪怕是聰明如江戶川亂步,也需要足夠的線索才行。

    除了那些記憶,而如今的她的身上,從來都沒有與他相關的線索,然而就連那些記憶也可以稱得上久遠。

    三木希從現在小鎮子里長大,三木希從來沒有去過橫濱,三木希也沒有見過江戶川亂步。

    這是唯一的事實。

    “難不成這是……”

    跟上江戶川亂步腳步的國木田糾結的看著眼前亂步直勾勾盯著人家女孩子的這一幕,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把亂步拉開。

    要說是嫌疑人吧還不太像,哪怕是罪犯也不值得亂步先生不在意他掉到地上的糖,但是暫時說其他的,他還真的一點也不認識被亂步先生盯著的女孩子。

    而且人家女孩子顯然對亂步先生現在這個舉動也感到驚訝,明顯是不認識亂步先生。

    頗為頭禿的皺起了眉,國木田忍不住想到了奇怪的地方。

    難不成……亂步先生開竅了?

    被國木田以為開竅了的江戶川亂步抿著唇,心里亂糟糟的說不清是個什么滋味。

    【超推理】已經把所有的信息都擺在了他的面前,一樁樁一件件都與普通的女孩子沒什么兩樣。

    但是……

    但是——

    心里就是有什么在一點點的膨脹著,莫名的聲音規矩在這里,熟悉的感覺也一點點的從最深處向上涌出。

    哪怕他的“線索”在訴說著對方的“陌生”,但是屬于他的感覺卻在強烈的鼓動著,甚至散發出難以抑制的狂亂。

    褪去了從前看向自己的溫柔與包容,那讓人分外熟悉的清澈茶色眼眸里有的只是驚訝陌生和疑惑。

    過于混亂了,明明她確實已經……了,但是現在卻又……

    不對勁,實在是太不對勁了,按理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如此堪稱謬論的時間,她也沒有所謂的雙胞胎。

    但是——

    這一刻,江戶川亂步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

    哪怕這個直覺違背了【超推理】所得到的真相。

    “你……”

    喉間近乎艱澀的卡出這一個字,江戶川亂步深吸一口氣,猶如在幼兒園里想要找到朋友的小孩子,格外認真的開口。

    “我的名字是江戶川亂步,世界第一的名偵探,我們做朋友吧!”

    國木田:???

    三木希:……?

    松本里奈:??!!!

    “這……”

    茶色的眼眸明顯因為江戶川亂步現在的話更加疑惑,三木希有些苦惱的蹙起眉,目光略過眼前的亂步,看向了對方身后明顯更靠譜像是監護人一樣角色的國木田。

    然而還沒等國木田也從茫然中恢復過來,三木希的臉頰就被江戶川亂步用手擺正。

    他捧著三木希的臉,彎腰強調。

    “和我做朋友的話我的零食可以分給你的。”

    他像是在推銷自己一樣,舉著例子。

    “而且我也很厲害,在的偵探社里也有很多厲害的人,能保護你不被蘿莉控和跟蹤狂騷擾的。”

    知道對方特指的到底是誰的三木希端著自己的疑惑,重復。

    “蘿莉控?”

    有一說一,她都已經18了,早就超出蘿莉控的守備范圍好多年了吧!

    就在江戶川亂步想要接著說些什么的時候,一只手驟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這位,小、弟、弟。”

    松本里奈咬牙切齒的發出了近乎陰測測的聲音。

    “我倒是覺得那個危險的人是你吧?對我家親愛的動手動腳的未、成、年!”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