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chgngn.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96章 07 做霸總的日子

    顧家人來訪, 剛到時瑞和就收到消息了,他心中一動,有預感也許顧雅寧也會來。(看啦又看小說網)

    “有客人來了, 三姑姑您繼續用餐, 父親,我先出去了。”瑞和跟宋正格他們打了招呼提前離開飯廳。

    他一走, 宋正格就丟開刀叉沒心情吃飯了, 他摸出手機,發現有好幾通未接來電, 登時站起來:“三姐,我打個電話啊。”

    “去打吧。”

    宋正格沒走遠,三姑太太能聽見他跟電話那頭的人溫柔小意地說話, 她有些恍惚地想:當年林夫人嫁進來時, 弟弟與她有過濃情蜜意的時候嗎?

    她搖頭。

    大概是沒有的, 當時她已經出嫁,父親精力不濟, 說是婚事全由管家操持不鄭重, 聘禮等物品還是得有幾位宋家的女性來幫忙準備,于是將她與幾位已經出嫁了的姐妹、堂姐妹都請了回來。第一次見林夫人,她的第一反應就是弟弟應該不會喜歡。

    說實話, 林夫人長相明朗大氣,眉眼舒朗,眼睛有神堅定。她能夠明白父親挑中林夫人的用意, 弟弟不長進,真的是扶也扶不起來, 父親要強了一輩子只得了這么一個兒子, 怎么能不為他打算呢?兒子站不穩沒關系, 找一個厲害的可靠的兒媳婦也不差,到時候再生一個聰慧的孫子,下一代不就盤活了嗎?

    林夫人全名叫做林釗曦,是家中獨女,只聽這名字就知道為她取名字的長輩對她寄予了多少厚望與期許。林釗曦也的確很有本事,聰慧果決,父母走時她才二十一歲,她見守不住產業,干脆帶著林家的整副家業做陪嫁嫁進宋家來。嫁進來后不過五年就站穩了腳跟,其中有她嫁進來隔年就生下長孫的原因,也是因為她自身足夠優秀。

    當時外出交際時,與她陪嫁產業有合作的一位老總喊她“林夫人”而不是宋夫人,有好事的人將此事說給宋老先生聽。宋老先生笑著說:“挺好的,我們正格有福氣才能跟她結為夫妻,林家養了好女兒啊,可惜曜赫夫妻走得早,不然的話這么好的女兒,如何舍得給我們宋家呢。”

    后來,眾人就都稱呼她為林夫人了,可見她的榮耀不是因夫姓而來。

    這樣一個女人,宋老爺子滿意,親族滿意,集團滿意,大概只有喜歡柔美似水女人的弟弟不滿意吧。

    想起往事,三姑太太只有嘆氣的。

    那邊,宋正格掛斷電話回來坐,卻也沒心情吃飯了。

    “三姐,這事還能轉圜嗎?小軍也是我兒子啊,單單我認他有什么用?”宋正格煩惱極了,“當初父親防我防得緊,就怕我敗家,我的產業就那么點,自己花都捉襟見肘,平時都是小巖幫我平賬,我自己根本沒存錢。現在多了小軍這個孩子,我總得為他打算吧?他倒是能吃苦,養活他不難,可要想有出息,還是得小巖點頭,我才不想我兒子長大后去給別人打工,家里又不是沒有公司。”

    “我問過小巖了,他只說不愿意。”三姑太太到底沒有將瑞和的原話說出來,她知道弟弟的性格,到時候若是找大侄子說什么“嫉妒弟弟沒有哥哥的樣子”的話,那就太傷父子感情了。

    “那到底是為什么不愿意啊?”宋正格愁死了。

    “別想為什么了,你聽我的,先好好培養小軍——小軍這名字不好,你得先給他改一個名字,培養他,讓他好好讀書,上大學后讀一個好專業,等他足夠優秀了再向小巖開口,說給小軍在哪個分公司安排一個職位歷練,到時候肯定好說話。”

    宋正格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嫌棄小軍不優秀啊?那能怪小軍嗎,他一直在外頭生活……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三姐,我本來就打算給他轉學的,手續都要辦好了,請的輔導老師明天也會到。”

    三姑太太滿意點頭:“還有改名字的事情你要上心。”

    “嘶,我回頭查查字典,原本我還想讓小巖幫忙取的。”

    三姑太太聽得心頭一跳:“你怎么這么想,你才是孩子的爸爸,起名字這事就該是你的責任。”

    “這不是愛芬說小巖有本事,他給小軍取名字,能讓小軍沾上兩分他的福氣。”宋正格隨口說道。

    三姑太太保養得當的手緊握在一起,臉上笑意沒變:“那位柳女士就是心思重,你是孩子的父親,你給孩子起名字的福氣還不夠?小巖自己還是個孩子呢,不合適。”心中卻對柳愛芬的印象更差,覺得這果然是一個有心計的女人,還沒進門呢,就算計著大侄子給自己兒子謀好處了。宋氏家主取的名字,多光彩啊!以后走出去,誰還敢小瞧他?

    “那也是,那我來取吧!”

    會客廳里,顧雅寧端莊坐著,儀態極佳,像湖中亭亭的一朵荷花,遠遠地就吸引住其他人的視線。

    瑞和掃了一眼,自然地跨進會客廳:“七叔來了,怎么沒提前說一句,我好出去迎您。”

    顧七叔今年剛三十五歲,在集團公司里大小也是個人物了,但他見到瑞和后立刻站起來與瑞和握手:“宋董,冒昧來訪,真是不好意思,可是擾了您的正事?”

    “您請坐。”

    兩人讓了讓,陸續坐下了。

    “我姑母回來小住兩天,剛才正在陪她用晚飯,聽門房說七叔來了,我便過來了。”

    管家親自過來上茶水點心,瑞和招呼了兩句,還介紹了其中一款點心:“這是我三姑母在參加慈善晚會時吃著覺得好,特地請那邊的糕點師傅過來做的,七叔試試吧,顧少爺和顧小姐也不要客氣,我們兩家是世交了,是極為親近的關系,不用拘束。”

    顧七叔笑著嘗了一塊,夸贊:“果然好吃,非太太果然好品味,對宋董的愛護之心讓人感動。”

    顧雅寧用手帕輕掩口鼻,側身輕輕咳嗽了一聲,然后有些歉意地說:“這兩天有一些咳嗽,醫生說不能吃甜的,不然我一定嘗嘗,非太太都夸獎的點心一定好吃。”

    瑞和便笑了笑,沒有說什么。

    顧雅寧捏緊了手帕。

    顧七叔擦擦手,拿出一封大紅燙金的請帖:“都怪我,只顧著吃點心竟然忘了正事,我母親今年七十歲了,下個月初六家里將舉辦壽宴給我母親祝壽,今天我是專門過來給宋董您送請帖的,若是那天您能拔冗前來,我們全家一定萬分欣喜。”

    顧雅寧與她哥哥顧揚帆也跟著叔叔的話頭說了幾句歡迎期待的話。

    這件事上輩子也發生過,當時原身已經跟顧雅寧確定男女朋友關系,女朋友祖母的七十大壽,原身自然十分重視,當天不止赴宴了,還備了一份很厚的禮物,在壽宴上與顧雅寧同進同出,算是在圈子里公開了兩人的關系。

    “原來是顧老夫人的壽辰要到了。”瑞和接過請帖,翻開快速看了一遍,這柔婉的筆跡……是顧雅寧的筆跡。上輩子的請帖是顧家主親自寫的,可沒有今天這一遭。再說了,上輩子送貼的只有顧七叔和顧少爺,顧雅寧可沒來。

    他裝作看不出來,將請帖合上,笑著應承下來:“這可是大喜事,我一定過去沾沾壽星的喜氣。”

    顧七叔高興地說:“我母親知道您會來一定高興,她最喜歡宋董您這樣的青年才俊了。”

    又閑聊了幾句,顧七叔有分寸地結束話題,提出要告辭了。瑞和也沒有多留,送他們到門口,目送他們離開。

    從頭到尾,他沒有單獨跟顧雅寧說過半句話。

    上車前,顧雅寧的手帕掉了,正好晚風有些大,手帕飄飄搖搖飛到了瑞和腳下。

    “呀。”顧雅寧輕呼,有些難為情地看看手帕,又看看瑞和。

    瑞和退后一步,門邊束手站著的女傭立刻快步走過來,彎腰將手帕撿起來。

    “顧小姐,您的手帕。”女傭微微躬身,將手帕還給了顧雅寧。

    “謝謝。”顧雅寧接過帕子,覺得臉上燒得厲害,但她還是對瑞和歉意一笑:“失禮了。”然后才彎腰上車。

    車門關上,在莊園引路車的帶領下,來自顧家的兩輛豪車駛離寧華樓。

    顧七叔坐前面那輛車,顧雅寧與顧揚帆坐同一輛車。顧揚帆是顧雅寧的親哥哥,直接問:“到底怎么一回事,我看宋董好像對你完全沒有興趣了,我們做客那半個小時,他只在介紹點心的時候客氣地看了你一眼,之后一絲眼風都沒往你身上掃,這太奇怪了。”

    “我也不知道。”哪怕是親哥哥,顧雅寧也覺得難堪極了,她覺得今晚的自己就像一個笑話,雖然宋林巖沒有對她做什么,可她被追求了幾個月,兩人的關系里從來都是她站在高位,今晚宋林巖對她的忽視就是對她最大的傷害。

    顧揚帆還要說什么,見妹妹手里的手帕已經被揉搓得不成樣子,便閉上了嘴沒敢再說。

    等回了顧家,顧先生也問出了跟兒子一樣的問題。

    到底是為什么呢?沒理由啊!他知道男人容易變心,可是他對自己女兒有信心,這是培養了足足二十年的女兒,家族對她寄予厚望,宋林巖再要變心,也得有一點征兆吧?

    真是想也想不通!
红龙扑克官网 -红龙扑克下载二维码